《山村疯狂》

回去他们就在山上坐了一夜,天亮了,他们往山里走,不知不觉走到很深的山里。这儿一天到晚也看不见一个人,除非是上山打野猪的,不过,那也是极少的。他们就那样呆着,实在饿了,就找些还泛着青的四月桃充充饥,虽然有些苦涩,但是,总比饿肚子强。他们谁也不提回家的事,也不愿意说以后什么打算,他们就时而相拥,时而你看我我看你坐着,不说话。仿佛在弥补以前白白浪费的大好时光,他们尽情的享受他们现在这来之不易的属于他们俩的分分秒秒。

山上的兰草花已经衰败了,映山红也只有残枝败花,树木却蓬勃生长着,绿荫开始浓了,露出初夏的气象。傍晚的夕阳照在山上,树影婆娑,鸟儿纷纷返回自己的窝,在自己巢边快乐的上下翻飞,唧唧喳喳唱着动听的歌,仿佛在讴歌着它们幸福快乐的生活。偶尔也听到野猪的哼哼声,和几声怪异的鸟鸣或是狼吼。秀秀靠在常山怀里,看着有着几朵白云飘荡的蔚蓝的天空,不说话。有时她会扬起头,抚摩着常山胡子拉扎的下巴,笑笑,好象在说,这就是我的男人,我心爱的男人。

她脸上一片满足与幸福,对于一个女人来说,男人就是她的全部,尤其对于秀秀这样一个苦命的历经磨难终于和相爱的人在一起的女人来说,现在就是叫她和常山一起跳火坑,她都不会眨一下眼睛。望着夕阳一点点消逝,鸟儿回巢,在常山开始陷入沉思,他想到自己的儿子,爹娘,还有许姨,不知他们现在怎样,他们是否会受到张丰的威胁,张丰那人是什么事都干得出来的,他肯定知道秀秀是我带走的,他不会善罢甘休的,不知现在情况如何。现在在这窝着不出去也不是长久之计。

但是,看着秀秀那快乐知足的样子,他又不好说出自己的担心。他该怎么办呢?天渐渐黑下来了,常山终于说:“秀秀,我们回去吧。”“到那去?”“你说呢,反正在这山上不行,现在我们也不可能去过原始人的生活了,那样我们不是死路一条吗,你说到那去都行。回我们村,还是张丰家,再就是出去到城市闯闯。我们商量一下,好吗?”“好,我也知道在这山上确实不行,连水都没有,回张丰家我是死也不会回去的,要不,今晚我们先偷偷的回村里,探探情况再说。

我知道你不放心家里。”秀秀想了想说。“好,我确实不放心家里,我们回村吧。”常山说。天完全黑下来时,他们开始顺着山路朝他们村子的方向走去。走了大概三个小时,他们回到了熟悉的山村。这时,村里已是一片寂静,家家户户都熄灯睡觉了,连狗的叫声都没有。常山说:“秀秀,你别回去了,就在村口那个树下等我,我回来后,你才回家,这样,我们分开走,叫人看见也没什么。”秀秀点点头,轻声说:“好,你快去快回,别让我等久了。”“你放心,我看家里没什么事,就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