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巧遇第二天,秀秀就回了家,她想在家过一段时间,然后,再提出离婚,这样大家都可以有个考虑的时间。张丰也没强留,由着秀秀一个人回家去了。那天常山也正好要回家买些柴回来,做早点没柴可不行。那天秀秀在前面走,常山在后面走,半天也没个车子,也许正是无巧不成书吧,常山看见前面有个女人背影很像秀秀,他的心扑通扑通直跳,他加快脚步跟上去,没想到还真是秀秀,常山惊喜地说:“秀秀,是你啊?”秀秀抬头一看是常山,她也高兴,说:“真巧,常山你也回家去啊?”“是啊,你回家干啥啊?”秀秀脸上掠过一丝阴云,她叹口气说:“回家住几天,陪陪我爹,他一个人怪孤单的。

”“是啊,应该陪陪,你也可以把他老人家接到你家住几天啊。”常山说。“我家?我哪有家啊?”“哎?那不是你家还是别人啊?”“马上就不是了。”秀秀幽幽地说。“什么意思,秀秀?怎么回事啊?”秀秀低着头走路,不说话,眼眶里泪水莹莹,马上就要涌出来,她掏出几张卫生纸,扭过脸去,讪讪的笑着说:“天真热了,走一会路就出汗。”说着,她擦擦脸,把脸上的泪水也一起擦去。常山还是意识到秀秀的不快,她掩饰太明显了,只要稍微细心的人都可以看出秀秀内心的痛苦,常山的心一下收得生疼,他停住脚步,问:“秀秀,你幸福吗?”秀秀像被什么重击了一下,她呆住了,泪水再也抑制不住,冲破堤岸,在脸上泛滥成灾。

常山追上去,一把抓住秀秀的胳膊,急急地问:“秀秀,你告诉我,你幸福吗?”秀秀这时显得有些倔强,她竭力保持自己最后那点可怜的自尊,一下甩掉常山的手,说:“我幸不幸福,与你有什么关系?常山,这不是你该问的!““为什么我不该问,如果不是一些意外,现在我们应该是一对恩爱的夫妻,我们曾经相爱过,难道我现在问问你幸不幸福都不可以?”“不可以!”秀秀大叫,泪水飞扬。常山的心被秀秀的泪水融化掉了,他完全忘记了周围一切,他猛地一把把秀秀搂着怀里,指指旁边的山说:“我们过去说回话吧,好不好?我求你了。

”秀秀想反正自己也要和张丰离婚了,自己马上就是一个自由人了,和常山说说也没什么,而且这也许就是她无数次梦寐以求的,她半推半就的和常山来到一片比较开阔的山坡上坐下。这一切就像三年前一样,他们下意识里都仿佛回到了从前,他们一时都不说话,他们在重温过去的点滴。他们不敢说话,好象一说话,他们那美好的从前似乎顿时会烟消云散一样。许久,常山才打破了这种宁静,他不能只沉湎于过去,他更要将来,他说:“秀秀,我知道你不幸福,不幸福就离了吧,我要你!”“你肯要我吗?我是一个不详的女人,只会给你带来祸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