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私奔自从秀秀和卖早点的常山发生关系后,这消息竟然不翼而走。常山也感觉到人家指指点点的议论似乎在自己,虽然他可以不计较,但是,他想秀秀的日子肯定不好过。他时刻担心着秀秀。其实,秀秀的日子也确实不好过,张丰动不动就拿那事事,什么都扯得上去,天天骂秀秀婊子,不要脸,有时他也抓住机会踢秀秀两脚,秀秀要做还手的架势,他就躲;如果秀秀忍着不出声,他就更家嚣张。张丰的爹娘看着他们也不是过日子的样子,天天也指桑骂槐的,怪自己门向不好,招来一个扫把星。

离婚吧,儿子那不务正业的事迹是远近四邻八乡的人都知道的,离了婚,如果再找不到女人,难道让儿子打光棍啊,那样他不更无法无天了。所以他们不敢怂恿儿子离婚,儿子呢,也没做离婚的打算,秀秀依然和张丰分居,日子就这样没头没尾的挨着。许多天没见常山了,秀秀不知他现在怎样,还有一万五千块钱的帐要还,现在他肯定很着急。唉,都怪自己,让常山又陷入了困境,自己真是一个扫把星,怎么尽给自己的亲人带来厄运。如果没有自己,常山现在的日子肯定很好过的,常山人长得帅气,又有手艺,肯定能找一个好女人,只需苦干几年,他们就可以挣到钱,在这街上买地皮做房子了,现在山里人出来定居的人很多的。

可是现在——但是,另一方面,秀秀想念常山,想和他在一起的分分秒秒,那对她来都是一种安慰,又是一种诱huò。她想得发疯,她要见到常山,必须见到,就是死,也要见。下定决心,秀秀像个倔强兽,思谋着合适的时机。终于,一天晚上,全街上的人都进ru了梦乡,偶尔只有几声狗叫,给夜又增加了寂静和阴森。一个身影从张丰家后院中出来,她轻轻的打开门,闪身出去,又轻轻的关上,然后,消失在夜色中。常山听到一阵轻轻的敲门声,他似乎一下就醒了,或许他根本就没睡着,他来到门边,,听见秀秀低低的声音:“常山,常山。

”常山一惊,他轻声答应着,急忙打开门,秀秀一下扑过来,拉着常山的手:“常山,我们走。”“到哪去?我们找个地方,不能在这见面,要不被张丰知道就坏了。我们先离开再吧。““好,我拿点东西。”常山快速回到房里,取出一包,然后出来,关上门,拉着秀秀的手没命奔跑起来。他们也不知道要到哪里,只知道先逃出来再。夜是漆黑的,但是对于他们来却是最好的,因为可以安全一些。他们听见街上有人哄动起来,有手电筒的灯光在天上划过,有可能张丰已经知道秀秀跑了,他在发动人追赶。

秀秀:“常山,我们不能在公路上跑了,上山吧。”常山:“好。”他们就掉转方向,向山上跑去。终于,吵闹声,和手电筒的灯光被甩在远方,他们来到山边,停下脚步,然后不约而同地长舒了一口气。然后,常山伸出双手揽过秀秀,秀秀也迎接过来。他们紧紧的拥抱在一起。在这里没有人能干涉到他们了,他们属于大自然,谁也管不了他们。他们尽的拥抱接吻,当他们激爆发时,他们可以毫不压抑的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