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离婚许姨记忆恢复以后,常山问她要不要回到海市去,许姨摇摇头,叹了口气,说:“我回去干啥,我就在你这度晚年了,过一段时间我俩回去一趟,把那点房产和家具处理一下,那边银行里,我还有些钱,回头也取来,这样,你可以在这里买一套房子,这样做生意不要租人家房子了。”常山说:“许姨,你的钱我一分都不要,我欠你们的已经太多了。”“傻孩子,我们现在不是一家人吗,往后我还指望你养我老呢?”许姨说。“养你老是我应该做的,但是,钱还是你自己保管,我可以自己挣钱的。

”常山说,“好好好,你不要,我还怕给不掉咋的,你真是个傻儿子!”许姨笑着说。秀秀自从上次与张丰狠干了一场之后,张丰算认识了秀秀,对秀秀反而好了一些。人往往就是贱,你这人越好欺负,人家就越欺负你,你要硬起来,别人,倒会怕你了。但是,到医院检查的结果,却有一次使秀秀面临尴尬的境地。在他们打架的第五天,张丰和秀秀来到医院,检查结果很快就出来了,医生说,秀秀不能生育了,她的子宫因上次流产而严重受损,她今生都不太可能有孩子了。

医生的话犹如五雷轰顶,秀秀和张丰都呆了,过了一会,张丰似乎明白了,一把拉着秀秀,连推带拽把秀秀拉出医院大门,秀秀还没站稳,没想到张丰的一个巴掌就到了,“啪”的打在秀秀脸上,秀秀捂着脸,圆睁着双眼,瞪着张丰,张丰看秀秀那么瞪着自己,更加恼火,压低声音咬牙切齿地骂:“你个不要脸的骚huò,还好意思瞪我,没跟我时就怀过孕,这都不说了,我认了,可是你现在搞的居然不能给我生孩子了,我要你干吗,要你干吗?”秀秀捂着脸垂下眼帘,泪水又一次涌满眼眶,无声的流满脸颊。

张丰抱着头,蹲在地上,过了一会,秀秀似乎下定了决心,说:“张丰,我们离婚吧,我这个样子在你家也没好日子过,不如离了。”“这可是你说的,回家你和我爹娘再说一遍,免得到时候他们骂我。”张丰站起身说。秀秀说:“回去我说就是了。”然后一个人先走了,张丰在后面磨磨蹭蹭的跟着。他们回到家,张丰娘一看他们各个沮丧着脸,心里就一沉,她急急问张丰:“检查得怎么样?医生怎么说?”“你问她吧。”张丰一指秀秀说。“秀秀,你说,到底咋样?”“是我的原因,我和张丰离婚就是,我不拖累你们。

”秀秀索性一口气都说出来。“哎呀,我们张家哪那么倒霉呀!”张丰娘垂胸顿足的号啕起来。秀秀上楼去,躺在床上,她什么也不想,她的脑中已是一片空白。晚上,张丰上楼来,说:“秀秀,下去吃饭。”秀秀说:“我不吃了,你们吃吧。”张丰张张口想说什么,但是,最终没有说一句话,他叹了口气下楼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