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夜行常山还真听了秀秀的话,第二天就改进了早点内容,增加了猪肉包子,馒头,锅贴饺子之类,生意渐渐好起来,他一个人忙不过来,爹就经常过来帮忙,常山回家的次数更少了。一天下午,爹来了,:“常山,你回去一趟吧,你许姨好象不太对劲。”“怎么不太对劲?”“她现在长期不太活动,身体有些肌肉都开始萎缩了,现在走路都要人扶了,要不是宝会走路了,你娘一个人都照顾不过来了。“那咋办呢?”“要不,还带她到医院看看?”“好吧,晚上我回家看看才吧,我骑自行车回去,连夜还得赶回来,要不今天做那么多早点就坏了。

”“那好吧。你尽量早点回去,也好早点回来,免得一个人骑山路危险。”常山赶快做好事,然后骑上自行车回家,他心里着急,他想万一许姨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自己真是一个罪人,他用什么来偿还对周叔许姨一家所欠的债啊!当常山心急火燎的回到家,看见许姨在家门口的凳上坐着,望着对面的山出神,她的确更加消瘦了,常山一只手都能抱得起来。常山心里有些难过,就亲切地叫了一声:“许姨。”许姨被常山的呼唤声叫醒,她看着常山,眼神猛的闪亮起来,过了一会又暗淡了,她问:“你是谁?我不认识你。

”“许姨,我是常山啊,你怎么连我也不认识了呢,我是你儿子啊!”“儿子,你是我儿子,我儿子没死?”许姨半信半疑。“没死,你看看,我不好好的。”“哦,儿子,我的儿子,那你爸是谁?”“我爸生病死了。”“哦。”许姨又糊涂了,头一歪睡着了。常山把她抱起来,送到里屋的床上。娘过来了,拉着宝站在常山身后。常山给许姨盖好被子,回头看见宝会走路了,他高兴起来,一把抱起宝,亲个不停。这是他的儿子,自己是一个做爹的人,有什么困难不该承受呢,不该承担起来呢!晚上,常山和娘商量着过几天带许姨到医院看看,要不,许姨要真有一天一觉睡着,再也不醒,到时候他们会良心有愧的。

八点钟时,常山离开了家,骑车回山外店。天已经全黑了,山路黑糊糊的,周围的山也像一个个黑色的巨人阴森森的耸立着。即使有半轮月亮挂在天上。许多地方月亮被挡住了光亮,几乎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程度。山上不时传来怪鸟的叫声,偶尔也有狼的嚎叫,常山有些害怕了,一怕骑车不心掉下山崖,二怕碰上野猪和狼。现在,他想自己死到没什么,只是自己身为人子,未尽孝道,身为人父,未尽职责,所以,无论如何,他都不能死。他心翼翼的推车前行,大气都不敢出一声。

好不容易,出了山,路亮堂了许多,他猛地骑上自行车,拼命的踩着。他骑到秀秀家门口时,不禁放慢了速度,因为他似乎听见什么吵闹声从秀秀的窗口传出。他索性停下来细听。里面的吵闹声越来越大,还传来沉闷的碰到桌椅板凳的声音,不用,常山也猜到了八九分:那是打架才有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