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偷会秀秀回到山外家里,这可不比在山里那个家方便,常山天天可以看见秀秀,但是却不了话,更别谈做其他什么事了。看着秀秀好多天都没有动静,以前经常听到的吵架打架声也听不见了,常山心里着急。他们难道和好了?难道秀秀又下不了决心?还是他们家采用了某些卑鄙手段控制了秀秀?------常山百思不得其解,心里急得像长了草,做事也没有心事,总是心不在焉。这些都被细心的许姨看在眼里,她想找机会问问。晚上,收了摊子,常山又在门前的凳上坐着,眼神时不时对秀秀家瞟上一眼。

下午的街道比较安静,偶尔有几辆车经过,其他时候就是本街的孩子打闹着玩,太阳早已落山了,夕阳的余辉也快被即将到来的黑夜吞噬殆尽,夜色正铺天盖地的压来。常山看天色将晚,心也更加低落,因为,今天他连见都没见到秀秀,他的心开始有些躁动。这时,许姨也搬个凳子坐在常山旁边,:“常山啊,你有心事?”常山摇摇头,想了想,又点了点头,“唉!”“有啥事跟许姨,不定我能帮你。”“谁也帮不了我。”“傻孩子,两个诸葛亮顶个臭皮匠呢!”“是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你错了。

”常山被许姨逗笑了。“管它两个三个的,我们现在不是两个人在话吗?你爹又不在。”“行行,你两个就两个,没想到许姨你年纪这么大了脑筋这么灵活,把我都糊涂了。”“看我没有老糊涂吧,你把你的心事,你的烦恼出来给我听吧!”常山笑了,:“我的故事可是有些长,还有些曲折哦,你听了可别睡着了。”“不会的,你吧。”常山就从和秀秀的初恋起,到铁二的诡计,自己的出走,自己又怎样认识容容,后来被辞了工作,再认识周叔许姨,再后来挨打,容容离家出走,后来有了孩子,容容离开自己另寻新欢,自己一直不忘秀秀,秀秀的不幸婚姻,他们再次相逢,终于再续前缘。

他们好了等秀秀离婚,他们就结婚,可是这几天秀秀那边一点动静都没有,常山心急如焚。常山的故事一直从天要黑没黑,到晚上九点半,许姨认真的听着,不时还发出唏嘘之声。最后,许姨竟有些眼泪在眼眶里转了。许姨擦擦眼角:“常山,我要帮你,你不好出去找她,我帮你找。”“你有什么办法?”“明天才吧,今晚我好好想想。”一夜无话。第二天下午,许姨出去走走,回来时身后竟然跟着秀秀,常山欣喜若狂,但是,许姨对常山使个眼神,叫他别声张,因为店里还有客人。

客人终于走了,常山急不可耐地:“秀秀,你这么多天怎么没有动静啊,他们家没欺负你吧?你离婚了没有?我等急死了。”“常山,我也着急啊,但是这事急不得,张丰这些天对我很好,我不好啊,过几天我找机会。一定可以的,你别着急,啊!”秀秀。“我不急,不急,只要你好好的,我就放心了。张丰他没有再打你?”“没有,他打我,我会还手的,我吃不了亏的,你放心。”许姨在一边:“常山,我骗他们你教秀秀做包子,以后你不开了,把店顶给他们家,她婆婆才相信,让秀秀出来的,你一边一边做吧,要不他家人看了起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