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冷战坐在汽车里,秀秀的思想一刻不停的思考着,她该怎样摆脱张丰,摆脱那个那个令人窒息的家,不过如果张丰不离婚还真有点麻烦。不管怎么,她都不能再忍受张丰的虐待,从今天起,他们分开睡,对!分开睡,一想起张丰的性虐,秀秀就感到恼火和恶心,她侧过头看看张丰瘦得像鸡的身架,那巴掌似的脸,那干木柴棒一样的胳膊和腿,秀秀越看越厌烦,她真的一天也和这个男人过不下去了,她宁愿和常山一起死,也不愿意再和这个委琐无能只会打女人的男人生活一天。

秀秀下定决心,无论如何,她都要离婚。秀秀回到家,婆婆和她打招呼,她恩了一声就上楼了,然后反锁上门,躺在床上,任张丰怎么叫门她都不开,还是张丰自己找来钥匙开的门。门一开开,张丰就气急败坏的冲上来要打秀秀,秀秀怒喝一声:“张丰,我今天不会再让你打了,干脆我们狠狠的打一架,打得鼻青脸肿,腿断胳膊折的,明天我们就可以去离婚,法院还判的快些。”“你个狠毒的女人,现在找到相好的了,想那么快就摆脱我,我不上你的当,想离婚,门都没有,我缠死你,叫你也没好日子过。

”张丰咬牙切齿地骂,不敢上前打秀秀了,因为要真打,他赚不到什么便宜,秀秀比他高一头,挑水干重活她都干惯了,所以她浑身是劲。只是张丰时娇生惯养的,没受过什么锻炼,也没什么力气,以前打架是秀秀心理上短半截,所以处处忍让,没有还手,张丰得寸进尺,以为秀秀温和软弱,怎么欺负都可以,但是,上次秀秀居然由一只温顺的绵羊变成凶恶的母老虎,把张丰打得浑身是伤,所以现在他不敢轻易撩起战火,只好口头上恶骂几句,以解心头之火。

看张丰不来打秀秀心理也有些得意,看来,"人善被人欺,马善被人骑"这句话的真是一点没错,人还是厉害一点好。有些时候只有厉害才能得到别人的看重和尊重,从现在开始,我秀秀要挺直腰板做人了,我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事,即使所有人都我秀秀是个坏女人,只是常山理解我就可以,我什么都可以不在乎了,我要勇敢的追求我自己想要的生活。晚上,秀秀收拾铺盖,搬到另一间屋里睡,张丰也没办法,一个人气呼呼地睡了。接下来几天,秀秀都不理张丰,他们进ru冷战状态。

张丰一个人天天也无味,于是,天天死在棋牌室里打牌,张丰娘可忍不住了。一天,婆婆叫住秀秀,:“秀秀啊,你到底是咋想的,你不能生孩子,我们也没什么,有病治病就是了。你倒好,反而有了理似的,天天不理我家丰,你们这样下去能有个好吗?”“娘,我和张丰还是离婚吧,这样我就不耽误他再找一个,你们家三代单传,我不能生孩子,我不想害你们啊。”秀秀把早就想好的应答的话了出来。毕竟,张丰家也没有什么亏对秀秀的,她话还是要委婉的,所以,她抓住他们家三代单传的致命话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