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性虐秀秀坐在车上,她丝毫没有结婚的喜悦,刚才被铁二娘一闹,更是心灰意冷,虽然她只有二十岁,却像有二百岁一样的沧桑,她的心老了死了,她对自己的婚姻抱着视死如归的态度,还能怎样呢?能有个好吗?除了如行尸走肉一样的活着,她再也找不出其他什么生活下去的理由。 常山和容容都有了孩子,他会等容容,他会有美好的前途,况且即使他和容容已经分开了,我也不能再喜欢他了,我是一个不详的女人,我决不能将这种不详带给常山,不能!我只有找个人嫁了,常山才会更安心,他才会有更美好的将来,为了常山,也为了自己对常山彻底死心,嫁人是她最好的选择。

但她不知道正是因为这样才预示着更大的不幸。随着一阵震耳欲聋的鞭炮声,车子停在小街一座破旧的小楼前,破旧显示出这个家庭发迹的早,破旧也显示出一代不如一代。秀秀被那个瘦小的新郎倌牵下了车,婚礼到达高潮,闹新房的人一批一批地走了,晚上关键的时候终于到了,秀秀无奈的等待着那一刻的到来,现在自己就是一块肉,在刀板上等待着人的任意宰割。新郎倌名叫张丰,因为他老子投机倒把挣了点家产,他娘生了一大堆姐姐后,千心万苦罚尽家产,才生了他这个种子。

以前他家在这个小街上也是手屈一指的富家,做起了街上第一家小楼,买上了第一台电视,推来了第一辆摩托车。张丰从小生活优越惯了衣来伸手,饭来张口,小学时就经常逃课,中学后更是打架斗殴,偷鸡摸狗,别看他小小个头,打起架来可是一个不要命的主。在山外人家都晓得他不是个好人,没有手艺,也没有本事,人家都说谁把女儿嫁给张丰也算是瞎了八辈子眼。张丰终于喝得醉醺醺的进来了,看见娇美的妻子,张丰笑了,说:“老婆,我来了。”说着就过来搂秀秀,秀秀一动不动,任由张丰乱肯乱摸,张丰的情绪鼓胀起来,一个劲地脱掉秀秀的衣服,然后,然后也快速甩掉衣服,趴在秀秀了秀秀身上,很快完成了新婚之夜伟大的转变。

半夜里,秀秀还在昏昏的睡着,被张丰一把拉起,啪啪就两个耳光,秀秀被打得莫名其妙,捂着脸,惊问:“你为啥打人?”张丰指着被子问:“为啥没有血?你个臭婊子!”秀秀明白了,原来是张丰不知道她的事还以为她是处女呢!秀秀不做声,张丰更是发疯,过来抓住秀秀的头发,又是几个耳光,然后一脚把秀秀踹在地上,一边打还一边骂:“老子花钱娶你个破鞋,你没事在家风流快活,让老子带绿帽子,你给我滚,现在就滚。”秀秀从地上爬起来,躲在墙角,嘤嘤地哭泣,此刻,她才知道,自己真的不该事先没说清楚就结婚。

现在,说什么都是没有用的,她除了哭泣之外,没有任何办法。张丰虽然口里骂着秀秀让她滚,但并没有把她推出房外去,看着秀秀那光着的身子,瑟瑟的发抖,他的身体又有了感觉,他叫了一声:“过来,”然后指着被窝说,“进去!”秀秀听话地进了被窝,张丰又骑在秀秀身上,不顾一切的蹂躏着秀秀,口里还骂着:“你个不干净的女人,老子今天整死你,叫你风流,叫你风流!”泪水湿透了枕巾,秀秀咬破了嘴唇,她不得不承受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