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秀秀终于要结婚了,秀秀家一个山外的亲戚作的媒,是一个山外的小伙子,常山不久前见过,又瘦又小,尖嘴猴腮,要让他扮演孙悟空,保证比六小龄童还合适。这样的人秀秀怎么看得上呢?但是,秀秀居然答应了。常山虽然猜到秀秀是无奈的选择,但他有什么理由留下她呢,自己这不尴不尬的样子有什么资格再说什么呢?在秀秀出嫁的鞭炮声中,常山的心里很不是滋味,满心满脑酸溜溜的。他原来以为自己已喜欢上容容,爱上容容,早已忘掉了秀秀,但是,那声声刺耳的鞭炮却像在他的心中爆炸,炸得他心七零八落,失魂落魄,他心不在焉地帮着抬嫁妆,但是,却一点力气没有,弄得其他人骂他没用,连一点力气活都不肯出。

众人吵吵闹闹终于把嫁妆抬上车,正要点燃最后的鞭炮,催促新娘上车时,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铁二娘披头散发地闯过来,拦在新娘车的前面大叫:“往我家开,往我家开,我家铁二在等着呢,快点!”众邻居和迎亲的人吓了一跳,一个妇女上去拉铁二娘,但是被她咒骂一顿,讨了个没趣,悻悻地说:“闹吧闹吧,关我屁事,我干嘛要去买不咸的盐吃,嘁!”婚车就那样停在那儿,秀秀坐在车里一动不动,似乎不是她的事一样,她一直冷眼旁观,一声不出。

其他人议论纷纷,也没有什么人愿意出头劝走铁二娘。还多亏有人通知了秀秀爹。秀秀爹拿了一把铁锹跑过来,往铁二娘面前一站,大叫:“滚,滚,你个疯子再来捣乱,我就叫公安局把铁二抓起来,是你儿子捅死了我家秀秀娘,我还没找你算帐呢,你倒跑来了,你走不走,不走,就把你家铁二抓走!”说着把铁锹往下一剁,那气势一下唬倒了铁二娘,她傻傻地笑了,讨好地说:“他大叔,别生气,我走,我走,我们是亲家,你把车开到我家,我家二子在家等着呢,啊?”“好好好,你过去,车子才好开,开你家,开你家。

”秀秀爹随机应变骗铁二娘离开了车子,然后大叫一声:“放鞭炮!”铁二娘一听鞭炮声,高兴得连蹦带跳,拍着手说:“我家做喜事了,我家做喜事了!”众人有的嘲笑,有的同情,议论纷纷。秀秀蒙上眼,不愿再看一眼这生她养她二十年的山村,任又婚车载她到另一个不知未来的地方。在铁二娘大闹秀秀婚礼的时候,常山几次想上前去拉开铁二娘,但是,他鼓不起勇气,迈不出双脚,他一个大男人怎好去劝一个疯了的妇女,万一被骂甚至被扇一巴掌岂不难看,况且,自己本来与秀秀有一段众人皆知的恋情,这出去不更添乱吗,但是他又不能眼睁睁的看着秀秀受辱。

他心急火燎地站在那儿。突然他想起一个人,对,只有他能解决眼前的问题。他急忙跑到后院找到忙着应酬的秀秀爹,一面说明情况一面拉着他跑出来,一面帮他出谋划策,拿着锹用刚才那话吓唬铁二娘就是常山的主意。没想到那招还真灵,唬跑了铁二他娘,使秀秀的婚车得以顺利地出村。送走了秀秀,常山的心空荡荡的,不知该干什么,他就随便一屁股坐在自家门口的土堆上发呆,他不知道以后该干什么,他更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样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