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怪病常山带着许姨回到家乡,这在村里引起轩然大波。上次常山回来带了一个孩子,这次倒好,居然带了个老太太。村里人说什么的都有。有的说常山在外面瞎搞,与妓女鬼混生了个孩子,没钱又去做鸭子;嘿!做鸭子给这种老掉牙的女人做也太作践了吧,看她不仅老,而且还有些傻呢;管他呢老呀傻呀,现在人只要能挣到钱,杀人放火都干,何况只干睡觉的勾当呢。常山没想到此次回家回遭到那么多非议,不过这些非议到没有传到常山耳朵里。他照样有时抱着孩子到处走走玩玩,有时陪许姨在自家门口望望山。

还别说,许姨的昏睡病还真好了许多,她现在至少每天能清醒两三个小时,不过,她总说些莫名其妙的话。有一天,常山指着对面的山说:“许姨,你看对面的山多好看,红的是枫叶,黄的是桑叶,绿的是松树,杉树,那里面还有许多野板栗,可好吃呢,你要吃吗?你要吃的话,明天我给你摘去。”许姨望这对面的山,眼神渐渐放出异彩,她突然说:“好啊,爹爹,我要吃,我要吃嘛!我还要个小刺猬呢,你给我捉去,你捉去嘛!”她居然像个小女孩子的口气,撒起娇来。

常山吓了一跳,莫不是许姨真傻了吧,常山一边哄着,一边思考着,明天还是到县城找个医生看看吧,别真有病,耽误了治疗就不好了。晚上,常山和爹娘商量明天带许姨去县城的事,爹就反对,说:“你许姨那是惊吓过度,有点傻了,有点傻还好些,要不她想起那些伤心事,她往后的日子可咋过呀!”娘说:“话不是这么说,他们一家对我们山子有恩,我们不能明知道她有病不给她治吧,不管怎么说,治好治不好,我们都得试试吧。”常山说:“许姨一辈子可怜,谁知到老了,可以享点清福了,却-------我有愧呀,要不是我,他们也不会落得这种地步,现在她得了这种病,我真是于心不忍,无论如何我明天一定要带她去县城治疗。

”常山的声音哽咽,泪水又要下来了。“好吧,明天我和你一起去。”爹被儿子感动了,他说。第二天,他们找到县医院神经科,找到了一个资深的老医生,老医生了解了情况,又看看许姨的眼睛,他摇摇头,常山问:“医生,怎么样?我许姨有治疗的希望吗?”“很难哪!他极有可能患上了一种选择性健忘症。”“什么叫选择性什么症?”“叫选择性健忘症,有些人受了很大刺激,他们潜意识里就把最伤心的一段忘了,而只记住一些美好的东西,所以她说话会和以前大不一样,说些让人不懂的话,其实,那些话可以看出她现在脑子里记住多少,忘掉多少,她的思想停留在什么阶段。

”“哦,我有些明白了,她管我叫爹爹,还叫我给她捉小刺猬,看来她的脑子里只有童年了,是不是?”“差不多,看来她忘掉一生一大半的时间,她的心停留在童年,这倒蛮好的,其他人想都想不到这好事呢,干脆,别治了,这样她还可以活的长些,如果治好了,她还不伤心死了,那样,她也活不了那么长时间,再则,她也痛苦啊,与其痛苦的活着,不如快乐的活着,你们说呢?”“看来,只有这样了,唉,我要能活在童年,忘掉那么多痛苦,我都愿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