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常山回到家,从背后把书一下递到容容面前,:“容容,你看什么?”容容拿到书后又惊又喜,她:“哪个稀罕你的破书,还值得专门跑一趟?”但是脸上却浮现出笑容,那是甜蜜的笑,幸福的笑,常山看容容笑了,:“你高兴了?高兴就好,以后再穷,我也不能穷了你的书。”容容:“你还别吹,现在书贵的很,我要天天买,你还不愁死啊,以后还是少买点吧。”常山笑了,抚摩着容容的脸,然后不无感慨地:“你知道我穷,干吗还要跟我,傻瓜,你不是自找罪受吗?”容容抬眼深的望着常山,伸出手去摸着常山有着淡淡胡须的下巴,:“受罪我认了,谁叫我爱上一个不该爱上的人呢,我承认我们之间有距离,不是金钱物质的,而是思想上,我希望我们能够共同努力,缩短这种距离,我相信真的爱,一定能够克服所有的困难,你呢?”常山点点头,然后轻轻吻着容容秀美光滑的额头,:“但是,现在我们又要面对困难了。

”“什么困难?”容容问。常山就把刚才买书遇见陈超的事了,容容听了,没有多大反应,淡淡地:“搬就搬吧,我正好想换一个地方,干脆搬到县城去住吧,到时候生孩子时方便一些。”常山:“县城敢好,可是房租太贵了,我们没钱哪?”容容:“还有两个多月,钱应该够了,我那条金项链少也值两千,去吧,常山,你好不好嘛?”常山只好点点头,:“这旁边有个铁杆县,我们到那去,别到我们县城去。”容容:“听你的,你到哪县城都行。”“那我明天先到铁杆县城去看看,找好地方我们就搬家。

”常山。第二天,天还没亮,常山就起床乘车到铁杆县去,傍晚才回来,跑了一天,他才找到合适便宜又离医院近的地方。他们又开始继续他们没有前途的爱。春节就要到了,城里家家户户挂满了腊货,满大街都是卖鸡鸭鹅的商贩,常山也想买一只给容容补补身子,她过了年就要生了,现在肚子大得走路都走不动了。容容:“别买了,再吃孩子大得生不下来就麻烦了。”看见别人都买新羽绒服过年,容容穿的还是30块钱买的太空棉袄子,又长又大遮住突起的肚子,天很冷,容容便不再出门,她怕冷。

常山也想给她买新衣服,但容容不让买,她怕到时候生孩子要很多钱,到时候拿不出,现在他们是数着日子过,只等孩子出生,容容养完月子,常山就在这街上租房开家包子店,那样,他们就不会这么坐吃山空了。新年的鞭炮终于响起,常山娘和爹也赶来和儿子媳妇一起过年,常山爹知道要做爷爷了,非常高兴,他掏出五百块钱给容容算是见面钱了,容容不收,:“爹,你辛辛苦苦打工的钱应该自己留着慢慢花,我怎么好意思收你的钱呢?”常山爹:“都一家人了,现在你们不是处在困难的时候吗,等你们有了钱再孝顺我们点不就行了嘛!”常山冲容容点点头,:“爹娘的一番心意你就收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