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流氓在海市有一家海上游亭馆,租一个游艇,带上许多朋友一起游玩,是非常有档次有品位的事,只是价格高得惊人,五个小时八千块钱,超出时间每小时增加两千。所以能租得起船的不是富商就是政府高官。容容爸陈总今天看来要花大本钱来得到什么。否则他才不会花那么多钱来赢得女儿和女儿朋友的开心。他们进了游艇,静雨张着嘴说不出话来,这个游艇就像一套五星级宾馆一样豪华,设施齐全,有房有厅,豪华的大厅里有32寸大彩电,DVD,巨大的音响,还有几个麦克风,抽屉里什么光盘都有,要唱歌要看电影,甚至要看黄色光盘可以轻而易举地找到,冰箱里食物和饮料应有尽有,真皮的沙发闪着豪华奢侈的光泽。

容容大叫一声“哇!简直太好了!”然后一个箭步飞奔过过来,一下将自己重重地摔在沙发上,沙发又将她弹起,差点没把她弹到地上。静雨也随之倒在沙发上。两人都闹腾起来,全没在意一边的陈总脸上溢出的得意的微笑。两个女孩都大叫大笑地在沙发上滚了一会,这时陈总笑着说,说:“小姑娘们,每见过世面吧,到外面看看,外面的风景更美呢。”容容和静雨一听,忙从沙发上跳起来,跑到游艇的甲板上。夜色已完全降临,半轮月亮静悄悄的挂在黑漆漆的天空,大海里到处是迷人的灯光,多彩的灯光倒影在水面上,潋滟起伏,变换着诡异神秘的脸。

不远处游艇里传出熟悉流行歌曲,海风吹来,拂起静雨的长发,她有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原来生活可以这样美好,生命能够如此美好,有钱真好,不必像父母那样面朝黄土背朝天,而且还一年到头为钱伤神。凭什么有些人能够生活得那么好,而有些人连基本的物质享受都不可以得到,这世界真是不公平。如果能带自己的父母一起来这里看看,玩玩,那也算是报答父母含辛茹苦供养自己上大学最好的方法了。但是,这点愿望是多么难以实现哪,那简直就是去摘天上的星星那么难。

容容见静雨看着美丽的海面不说话,容容说:“静雨,想什么呢?”“我在想我的爸爸妈妈,他们真可怜,尤其是我妈妈,她这一辈子还没坐过火车呢。她要到这来,还不以为这就是天堂才怪呢。”静雨说。容容说:“以后大学毕业挣到钱,带他们来玩玩就是了,现在想它有什么用?”这时陈总在船舱里放起了咚咚咚的舞曲,容容一把拉过静雨说:“今朝有酒今朝嘴,明日愁来明日忧,别庸人自扰了,走!跳舞去。”静雨被容容拉进了洋溢着激昂音乐的船舱,容容拉着静雨一起跳起了舞,她们尽情的享受着眼前的欢乐,暂时忘掉了一切烦恼。

陈总在一边乐滋滋的看着。一曲终了,他们大汗淋漓,陈总忙把空调调到最低,然后体贴地端来三杯冰凉的啤酒,静雨有些过意不去了,说:“陈叔,让您那么破费,真不好意思。”陈总笑眯眯地说:“客气什么!开心就好,钱算什么呀,有钱不知道享受,那是大笨蛋!”静雨笑了笑,说:“还是陈叔想得开,不像有些人,一辈子做守财奴,不懂得享受。”说着静雨接过陈总递来的啤酒,三人碰了一下杯,然后都一饮而尽。他们就这样一会唱歌,一会跳舞,一会喝酒,很快两个女孩便烂醉如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