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侵权常山失魂落魄地回到了他和周叔的店,周叔和许姨正忙得不可开交,见到常山,周叔忙喊:“常山,快过来帮忙啊!”常山赶忙过去,很快,他就适应了角色,周叔和许姨倒成了副手。紧张的忙碌中,常山暂时忘记了所有的痛苦与悲伤。重新找到生活的勇气,自信的源泉。到上午十点时,常山的忙碌终于告一段落,他清点着钱箱里的钱,今年早晨他不在,周叔一个人做的少些,但是,他们还是净赚了200多块钱。这样下去,很快那丢掉的五千块钱就可以再赚回来。

常山的心理多少有一些安慰。他相信自己只要再努点力,那个空缺就可以神不知鬼不觉的给堵上。他不想对周叔许姨,给他们徒增烦恼而已。他想一个人抗下,一个人咽下。现在常山也有些积蓄了,除了开给周叔许姨的工资,他自己存折上还有一万块钱。本来要寄给家里的,但是,现在不行了,店里还要周转,而且,在东区开了一家分店,下一步,他打算在北区再开一个,这样,他会收入更多的钱。况且这样的早餐店也不存在相互抢生意的问题。对于一个人口上千万的大城市,开十个二十个店都不多。

常山现在就想把店开成中国的肯得基,麦当劳,让外国人也尝尝中国的本土包子不比外国的差。正当常山雄心勃勃的要开创一番大事业的时候,他却又遭受到灭顶之灾。而且是致命打击。一天上午,常山在店里盘点着早晨的收入,两三个员工在打扫,收拾东西。几个穿着工商制服的人走进来。一个人问:“你们那个是老板?”常山抬眼一看是工商局的人,他心里有些紧张,哪个做生意的人不怕看见工商局的人呢?他急忙跑过去,边掏烟,边陪着笑脸:“我是,你们几位找我有事?”“有事,当然有事,你叫常山吗?”“是啊,我叫常山。

”“好,有人告你侵权。”“侵权?什么叫侵权?我不懂啊!”“侵权就是你做的这种包子已经有人注册商标了,你不能再做这种包子了。”“这怎么可能?我可是这种宫廷牛肉包子的正宗传人,你不信可以调查啊?”“不用调查了,这点我们很清楚,但是,你没有注册商标,有人注册了,那么他就是合法,你再叫这个名就是侵害了他人的商标权,别人就可以告你?”“这是谁敢这么胆大,注册了我的包子名,还要告我,你告诉我他是谁?他是谁?这还有没有王法?”常山气昏了,他顾不得许多,和几个工商局的人大喊大叫。

工商局的人也恼火了,一个脾气暴躁的人指着常山的鼻子大声:“你别不识好歹,我们来通知你,是不想你们闹得两败俱伤,况且,现在你就是处于劣势地位,人家注册了,受法律保护,你呢?只能算侵权,你到哪打官司都是败诉,不信,你去法律咨询处问问哪!”其他几个员工,有的上来劝常山,不可和工商局的硬来,忍忍吧,问清了况才吧。常山咬着牙,狠很地咽下了那口气,勉强陪着笑脸送走了那几个人。临走时,一个人拍着常山的肩膀:“你暂时不能开这个店了,要不然更麻烦的,搞不好还要蹲监狱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