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那天晚上,静雨是在容容家睡的。早晨起来,静雨一睁开眼睛就一下翻坐起来,拍了一下大腿,叫道:“坏了,迟到了。”容容揉揉惺忪的眼睛,问:“什么迟到了,莫名其妙!”静雨说:“废话,当然是上班了,我在一家超市上班,这下可把我罚死了。”容容说:“要不,我看爸爸在不在家,要在家我叫我爸开车送你。”“快点吧!”静雨心急火燎的叫唤着。容容连滚带爬地起来,跑到院中一看,爸爸的车还在,于是她就敲爸爸妈妈的房间门,大声叫道:“爸爸,你快起来,给我送个人。

”爸爸很快拉开门,揉着眼问:“容容,怎么啦,你说送人,送谁呀?”“是她,我同学,静雨,她要迟到了,你送送她吧。”“好好,我这就来。”自从容容出走,她爸爸妈妈难过死了,几个月后,莫名其妙地回来了,只是神色那么憔悴,爸爸妈妈也不敢多问什么,他们可就这一个宝贝女儿,要再气跑了,可不一定能再回来,现在容容在家可是说一不二的。只要容容不带常山那样的打工仔来睡觉,送个人算什么呀!容容爸爸很快收拾停当,他看起来还是那么年轻,有一种成熟男人的魅力,何况他还那么有钱,怪不得外面的二奶换了一个又一个呢!他钻进汽车,潇洒地把车钥匙一扭,车子发动了,发出了好听的突突声,静雨扭捏地客气了一下,被容容紧推慢推地塞进了车里。

汽车很快出了家门,不见了。容容回到房中继续睡觉。但是她再也睡不着,她想人要能像一些动物一样就好了,生了孩子很快就能忘记,由孩子自生自灭,自己落个无牵无挂,但是,人是感情动物,生了孩子注定要一生一世的牵挂,这种牵挂太伤人,而又无法挣脱。孩子就像一根绳子,系在你的心里,你永远无法解开,永远!容容现在能理解妈妈在自己失踪的那段日子是多么难过了。要不她也不会一下老了那么多。现在怎么办呢?真的嫁给常山吗?想到那贫乏的物质生活连买件好衣服都不敢买,更别说什么高级化妆品;那和个朋友喝酒跳舞变得奢侈得不可能的枯燥的精神生活。

容容不敢再想下去。她觉得经历一次,就够了,她不想经历第二次,那种生活她怕了,她不再是一个爱情的浪漫主义者,如果常山现在有了很多钱,在海市买一栋房子,然后再发展买一辆汽车,也许容容还可以考虑是否嫁给常山,但是,那一切似乎对常山是很难很难实现的过高期望。最后,容容总结一点就是和常山的关系就死在那吧,什么时候复活,她也不知道,走一步说一步吧。孩子的事以后大点才说,反正他现在还不懂事,他还不知道什么叫痛苦。几天后的一个晚上,静雨又来了,而且是坐容容爸的车子来的,容容爸解释说:“路上碰见的,我叫她来找你玩,她说好,就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