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那几天容容是怎么过的,她几乎记不起什么了,好象只记得哭和睡觉成了那几天生活的全部。有一天半夜,容容突然感到下腹一阵绞痛,痛了一会好了,过了一会又痛,大概是孩子在她肚中扩展地盘吧,孩子的悸动,把她从浑浑恶恶的痛苦中惊醒过来,她想起常山家就常山一根独苗,现在常山死了,他家不绝了香火?在农村这是多么大的伤害啊,他的父母还不伤心死了!常山如果地下有知他也一定希望能有一个自己的孩子留下来。对!无论如何,我都要把孩子生下来,我要把常山的血脉延续下去,而且,这也是我们爱情的见证,那段感情最好的记忆方式。

容容的头脑越来越清醒,她清楚地知道这样做的后果,爸爸一定会派人到处寻找她,她必须找一个安全的地方,最好还得有人照顾,要不一个人生孩子肯定不行,找谁呢?容容想起了常山的家,也许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但是贸然去不行,这样一定有人发现,要知道,那里可也是她爸爸的老家,他在那里可谓深得人缘,有什么风吹草动瞒得住他呢?这点要细细想好。终于她想到一个两全其美的好方法,于是,她开始快速的收拾衣服物,找到所有的钱和能在关键时能变成钱的东西。

平时钱也乱花了,从未计较过钱的问题,现在才知道钱少得可怜,只有八百多元,过生日时爸爸送的一根铂金项链,还有一块玉。收拾好了,她轻轻地地打开房门,走到院中,到了大门边,拿出大门钥匙,轻悄悄地打开,闪身出去,又轻轻把门锁上。很快,容容一个人的身影出现在半夜三点寂寥无人的大街上。她想找一辆出租车直接出城,但是,她走了很长时间也没见到一辆车,这是一夜中人最少的时候,再迟睡的人也睡了,再早起的人也还没起来。平时随处可见的出租车,多得像苍蝇似的出租车,这时像突然灭绝了一样,一个也见不到,容容心里暗暗地骂:出租车都死了吗?还不出现!快点啊!容容背着大包小包踉踉跄跄往前急走,她也害怕别遇见什么坏人,要不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了。

昏黄的路灯拉长了容容的身影,除了她的影子再没有其他什么人了。现在惟有影子相伴了,也许还有一个人,那就是自己肚中那个未成型的孩子,容容这样想着嘴角不禁涌起一丝笑意,这是此刻安慰支持她最好的理由了。不知走了多长时间,走了多少路,天渐渐有些亮了,一些早起的班车终于陆陆续续出现在大街上,容容随便招手坐上了一辆不知开向哪里的汽车,管它到那哪呢,先出城再说吧。容容一路倒了好几辆车,终于在天黑时来到常山所在的那个县的县城,她先在饭店住下,然后,她给常山家打电话。

接电话的当然是常山他娘,在电话中容容没有说什么,只告诉她要保密,其次是明天到县城来,一切到时才说。后来的事就变得顺起自然了,常山娘痛哭一场后,非常感激容容,她也竭尽全力帮助容容,希望能给容容最好的照顾,她们就租了房子,深入简出,过起了日子,只等把孩子生下来。听了容容的叙述,常山的心不住地颤动,他感觉容容真是太伟大了,她居然肯为他牺牲那么多,吃那多苦,这样的女人哪里找啊?常山不禁伸出手把容容紧紧紧紧地搂在怀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