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争吵常山来到海市已经两个月了,他一直都没有去找容容,据阿宝说容容又去上大学了。想着容容又成为了一个漂亮的朝气蓬勃的大学生,后面跟着一大群追求者,她又过上了逍遥浪漫的大学生活,常山不想再打破容容平静的生活。到了现在,常山一直还是被动地接受容容,而没有非要得到的激情,更谈不上执着地非她不娶,常山太优柔寡断了,尤其在容容问题上,始终半推半就,导致今天这种局面,他不知道他是否爱容容,但他抗拒不了容容,他又太善良,不忍心伤害容容。

但他哪里知道这对容容的伤害更深,直至影响她的一生。天气已经非常热,暑假又到了。一天,常山一个人在店里和面,容容突然走进来,她穿着一身漂亮的白裙子,腰上系着一条黑色的带子,脚上穿着一双细高根的黑色皮凉鞋。浑身上下洋溢着时尚与朝气,谁能相信,以前在那个破旧的老城,一身廉价的灰黄色的大胖袄裹着的一个臃肿的孕妇竟是眼前这个貌若天仙的时髦女郎呢?常山看见容容很高兴,一边高兴的说:“容容,你来了。”一边洗手去招待容容。

容容一脸怒火,没好气地说:“你来了也不跟我说一声,我要不是凑巧碰上你,还看不到你呢,你把我当成什么人了,我是你什么人,我是你什么人?你说啊!”常山凑近容容耳朵,低声调侃说:“你是我老婆呀,我儿子的妈呀。”容容猛地站起,一把把常山推得老远,推得常山一个趔趄,差点摔交,容容大叫:“我不是你什么人,我不是!那么长时间了,你来了,也不找我,你一点都不关心我!”容容的声音变得哽咽,泪水从眼眶中泉水一般涌出,一边哭,一边说:“你对我一点心都没有,我为你吃了那么多苦,我为你生了一个儿子,而你呢,你从来没有主动关心过我,在你心里,我的重量有多少,我真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你的心里到底在想什么,你的心里到底有没有我?”容容的泪水让常山心里一阵愧疚,他扶着面桌站稳,想自己这么长时间确实不该不去见容容,自己确实关心容容不够,于是他说:“对不起,对不起,是我不对,我该打,行了吧,要不,你再打一下消消气?”见容容余怒未消的样子,常山接着说:“我也想去看你,但我去找你能说什么呢,我现在没钱没事业,去找你还不是给你白白增添烦恼。我不去找你,看看你能不能把过去忘了,重新开始新的生活,说不定那样对你更好些。

”“说忘就忘得了吗。我们还有一个儿子呢,你不希望给他一个完整的家吗?你不做一点努力,你配当一个爸爸吗?”容容说。“我说我不想要孩子,要你打掉,你偏不,现在要我有什么办法,我说我娶你,我要给你和儿子一个完整的家,但是,我现在还才起步,说这些还早了点,现在也不像过去,一个男人盖一间小屋,种点庄稼就能养活老婆孩子。现在是啥时代了,而且你也不是农村人哪,即使我可以过那种生活,你能吗?”常山说。容容本来对生活,对爱情都太天真,她以为有爱,有常山一切生活她都承受,但是,在与常山厮守的几个月,在等待孩子出生的几个月,她尝到了生活的艰辛,除了没钱提高物质生活水平,还没有一点精神生活,那样的生活要她过一辈子简直就是不再可能了,她怕了,她不想再过那种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