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来校虽然容容答应了蒋光伟的求爱,但是,她的心里并不轻松,回来后躺在床上,她的依然矛盾加矛盾,矛盾得走不出。她不清楚蒋光伟是不是比常山更爱自己,但是,蒋光伟无疑更适合自己,适合家庭的要求,适合世俗的标准。而且,与常山的关系,容容总觉得越走越远,也越来越生疏,加上家里的坚决反对,恐怕最终还是会分手。容容知道常山和她是两个世界的人,自己一味强求已经害了常山,放手也许能还一个真正的常山,本质的常山,而不是一个没根的没有自我的常山,如果那样,常山一生也不会快乐的。

自己与常山其实早就走到了缘分的尽头,还是分手比较好。容容决定尽快去找常山说清楚。但是,孩子怎么办呢?想到孩子,容容的心想被什么拉了一下。她又陷入痛苦的矛盾中。常山的分店开了一个了,效果还比较好,分店交给了一个徒弟,他叫孙欣,人很灵活,嘴很甜,对常山师傅长师傅短的叫,常山被叫得心理舒舒服服的。学手艺又快,好象他天生就是这块料一样,常山先还有所保留,后来,被孙欣哄得一高兴,就什么都教了,全忘记了周叔许姨的反复叮嘱:祖传秘方不可外泄,徒弟将来是师傅的对头。

孙欣独立开店没到一月,生意就火起来了,孙欣已经能独当一面,样样都得心应手了,而且又招了两人帮忙,孙欣对常山说:“师傅,你也很忙,不要天天两边跑了,我可以应付了,这是一个月的加盟金五千块,你收好!”常山说:“还没到一个月呢,过几天才收吧?”孙欣说:“我是不忍心你两边跑,你收了吧,我是你徒弟,还能对不起你呀?以后,我会每月按时交加盟金的,你不放心我呀?”常山想也是这个分店已经成功了,可以准备在其他区再开一个,以后每月就收加盟金也不错了。

常山就说:“我对你有啥不放心的,好吧,我明天就不来了,我走了。”孙欣说:“师傅,走好啊!”常山把钱装在口袋里,回头对孙欣拜拜手走了。口袋里有了钱,常山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给容容件衣服吧,他还从来没有给自己的女人买过什么东西呢,真难为容容了。常山突然觉得好久没见容容了,是自己这段时间忙了,容容去找没找到,还是,容容压根就没找过?不过,要找总能找到吧,也许她怕耽误我的工作吧,不管怎么说,今晚我要去找她请她吃饭,带她看电影,给她买衣服,然后再——常山心里美滋滋的,他以后可以挣到很多钱了,他不出几年就可以在这座城市买上一套房子,等容容毕业了就结婚,然后把儿子接来,不!把自己的父母也接来,他们一家五口从此过上好生活了。

常山甚至想像着:在一个黄昏,他和容容散步,中间夹着一个唧唧喳喳爸爸妈妈叫个不停的儿子,夕阳的余辉把他们的身影拉得好长好长,就像以前和秀秀下午放学回家走在山路上,夕阳把他们的身影拉得好长好长。常山突然想起秀秀了,她结了婚,生活过得好吗?唉,秀秀已不是自己可以想的人了,她有别人想呢,自己该想想容容才对。不知不觉来到容容所在的大学门口,常山犹豫着是先打电话,还是给容容一个惊喜。最终他决定还是悄悄地看看,合适的时候才出现,他也好顺便看看大学生是怎样生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