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追求容容住校后,在学校的时间多了,她很快就引起一个男生的注意,不过不是以前那个被容容打过的男生,而是高大英俊的学生会主席蒋光伟。 一次偶然的机会,学校举办校园卡拉OK大赛,容容报了名。大赛时,容容出色的音质,忧郁沉稳成熟的表深深的吸引了跑前跑后指挥操控全场的蒋光伟,容容一曲唱完,蒋光伟竟然还呆呆的站在台上,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他仿佛才从梦中惊醒。

他慌忙的指挥别的同学换灯光,换磁带,为下个参赛同学作准备。自己则用眼睛往台下看,四处找寻着容容的身影。从那天起,蒋光伟便觉得生活一下充满那么美丽的诱huò,这对因母亲与别的男人私奔而导致父母离异的,从在父亲教育下不再相信女人,甚至对女人怀有极大敌意和戒备心理的蒋光伟来,容容无疑开启了他那颗尘封已久的感大门,而且点燃他沉睡已久的爱火山,那种火山一旦喷发将不可抑制,不可阻挡,不达目的决不罢休。

蒋光伟今年大四,英俊潇洒的外表,学生会主席耀人的职位,那冷漠的表激起无数女生对他的热爱与追求,但是,他都不屑于去理会,按父亲的话女人没什么好东西,千万不可轻易喜欢上哪个女人。但是,这次对容容蒋光伟可是一见钟,他顾不了父亲的劝告毅然决然的开始追求容容,他的耐力和执着让容容感动,但是,容容还是下不了决心,她内心矛盾重重。一方面是老实憨厚的常山,一方面是英俊儒雅的蒋光伟,容容在左右摇摆中。星期五晚上,蒋光伟又来邀容容玩,容容想反正也没有事做,就答应了他。

他们好先在街上散步,后看电影。时节已是阴历的11月,街上有些寒冷,一走到大街上,容容就开始后悔没有多穿件衣服,她抱着双臂还是冷得发抖。蒋光伟看见了,忙脱下自己的外套给容容披上。然后就势把容容搂在怀里,温柔地:“冷吧,靠我近点,我给你取暖,”容容想挣脱蒋光伟的臂膀,无奈蒋光伟搂得很紧,容容就低声:“放开我,让别人看见不好。”“有什么不好的,容容,我追你这么长时间了,你为什么总是若即若离的,为什么呀,我哪点不好,你告诉我,我改,只要你能爱上我,我死都可以!”蒋光伟动的。

“不是你不好,是我不好,我不配得到你的爱。”容容忧伤地。“容容,过去你有什么,我不管,我只要你现在能爱我,其他的都是次要的,我爱你,我能包容你的一切,即使你是杀人犯都可以。我蒋光伟对天发誓,我今生若对陈容容不好,天打五雷轰!““别了,别了,我很矛盾的,你给我点时间好吗?““容容,我给你一辈子的时间,只要你给我机会,你是我今生第一个也是最后一个爱上的女人,我的家庭况你知道,我不想爱上你,我怕女人背叛我,我承受不了,但是,我还是爱上了你,我的心被你掏走了,我不再是我,我成了你的俘虏,这种爱是多么痛苦啊,我天天除了想你什么也不想做,容容,你了解这种痛苦吗?”着,蒋光伟声音哽咽,路灯下容容看见,泪水已流满了蒋光伟的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