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第五十一节相见傍晚,常山回到了家乡,按照事先与母亲的约定,常山来到了一个离他们山村很远的一个镇。容容在那儿租了一间民房。在车站一个旁的超市里,常山见到了他娘,一阵惊喜的寒暄之后,娘带着常山来到了一个极为偏僻的巷。在巷深处,在一间简陋的屋门口,娘轻手轻脚接过常山的包,用手指指门,示意常山敲门进去。常山看看见娘,会意地点点头,抬手敲了两下门,没等敲第三下,门哗的打开了,容容大腹便便的站在常山面前。要在以前,容容肯定一下窜得老高,一把搂住常山的脖子,踮着脚亲个不停,没完没了的撒娇。

但是,现在,容容只是木木地站在那儿,眼睛死死的盯着常山的眼睛,神既肯定又怀疑,即欢喜又忧伤,她明显地消瘦了,脸上也不像以前那样容光焕发,有着无忧无虑的灿烂;虽然还是很美,但是,却有了一些与她年龄不符的成熟和沧桑。容容的嘴终于动了一下,艰难地吐出两个字:“常山!”看见容容臃肿的身体,那复杂痛苦的神,常山的心感到一阵愧疚,他走前去一把拉住容容的手,叫道:“容容,你受苦了。”听常山那么一,容容的泪像决了堤的洪水,一下全要喷涌而出,脸上顿时成了洪灾泛滥的灾区,沟壑纵横中全是泪水,常山伸出双臂把容容搂在怀里,:“好了,好了,都过去了,我们不又在一起了吗?别哭了。

”常山娘也被他们感动了,站在一边直抹眼泪,看他们一直站着也不是个事,让别人看见不知咋回事呢。于是过来拍拍常山,又拍拍容容的肩膀,:“你俩进去慢慢会话吧,别都站着了。”容容这才醒悟过来,抹了一下眼睛,欢快的笑着:“常山,你看我都高兴糊涂了,你坐了一天车肯定累了,快,过来歇歇吧。”着拉着常山的手,进了屋。屋里只有一张床,高矮不等的三个板凳,一个的吃饭桌,还有一些肥皂,洗发水,洗面奶和一些护肤品,看来,容容在这儿日子过得很艰难。

娘出去买菜去了,常山问容容这段时间她是怎么过的。容容长叹一声:“一难尽啊!”接着容容大致讲了一下这段刻骨铭心经历。那天常山和容容在街心公园的私会被容容爸发现以后,容容跟她爸回到家。一进家门,容容爸就一把把容容推在沙发上,恼火地大声吼道:“你个不争气的东西,你找谁不好,怎么偏找一个身无分文的打工仔呢?我辛辛苦苦挣钱,把你培养成大学生,本来指望你将来找一个比你还强一些的男子帮我支撑门户,我也好享几年清福,而你倒好,不仅没找一个比你强的,反而找一个的初中毕业的打工仔,你你!你真让我伤透了心,丢尽了脸面!”容容大声反驳:“你就知道钱,脸面,你也不考虑考虑感问题,你一点都不顾及我的感受!”“感?感是可以培养的,没有钱没有吃的,看你们指望什么谈感,我跟你妈没谈恋爱,这一辈子不也过得好好的!”容容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