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第五十节意外常山离开了容容家,一个人推着自行车走在寂寞的大街上,街上行人很少,昏黄的路灯拉长了常山的身影,他的心冷静下来,他在想他要哪去找容容呢,全国这么大,如果没有目的的乱找,浪费时间钱财不说,容容也耽误不起,如果孩子没有打掉,那么有五六个月了,不可想象一个女人挺着个大肚子,孤身在外生活会怎样?必须尽快找到容容。常山又想按照容容的性格,她那么喜欢山水,喜欢田园生活,她很有可能不在城市,极有可能在农村,那么她会不会回到自己那个山村了呢,如果回去了,容容爸不会找不到吧?管他呢,明天先打个电话才说吧,自己也好几个月没打电话回去了,如果不在再到其他地方去找,总之,他必须离开周叔家了,幸好店面还没租,如果租了,自己真不好意思开口说离开。

常山回到周叔许姨住处,他们早就睡了,做早点的人都是睡的早起的早。常山轻手轻脚地上了楼,随便洗洗便睡了。他梦见自己回到了家,容容笑盈盈站在门口等他呢!第二天上午,常山忙完活,就到公用电话厅打电话。但是家里电话没人接,他想等会才打吧说不定娘正在地里忙呢,现在应该是收山芋的季节吧,娘一个人也真够忙的。下午三点时他又打了一个,还是没人接,娘肯定现在忙得很呢!想着娘一个人忙里忙外的,自己却没挣到钱,真是对不起娘,常山开始有些想家想娘了。

天快黑时,常山想往年这个时候,即使收山芋很忙这个时候大家也应该都回来了。常山又拨通了家里的电话号码。电话嘀嘀地响了许久,终于传来娘气喘吁吁的声音:“喂,你找睡?”“娘,我是常山啊!”听到娘的声音,常山喜不自禁地叫道。“啊!山儿,我的儿子,你没死,你在哪?你想死娘了!”娘更是大喜过望,声音都变了,还带着哭腔。“我没死,娘,你听谁说的我死了,我不好好的吗!”常山得意地回答。“容容说你死了。”“容容?娘,你见过容容。

”“是啊,”娘低声说,“你旁边没人吧?”“没人,娘,你快告诉我你见没见过容容?”“容容就在我这,不过,她在山外租了间房子,她说要把孩子生下来,那是你的孩子,她以为你死了,非要给你留个根,容容这孩子不容易呀!”常山一听心里一阵感动,他的泪都快掉下来了,他心里叫着:“容容你咋那么傻呀?”常山下定决心一定要回去,自己照顾容容,不再让她再受半点委屈,于是他说:“娘,我很快就回去,我得照顾她。”“是啊,一个未婚的女孩怀着孩子,日子难过啊!你什么时候回来?”“就这两天。

”“那你回来前在给我打个电话,我好在哪等你啊,你暂时不要回村,免得人家知道了你没死,容容家又找到你,找到容容,现在她肚中的孩子都六个月了,再过三个多月就生下来了,容容吃了那么多苦就要把孩子生下来,所以我们一定要小心,你明白吗?”“我明白了,娘,好,就这样吧,我把这边的事安排一下,就回去。”第三天,常山告别了含泪挽留而又无可奈何的周叔和许姨,登上了回乡的火车。临走时常山留下了家里的电话号码,说他们一旦有事一定要通知他,既然认了干爹干妈,他是要一定要尽人子之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