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接连两天都没有容容的任何音讯,容容似乎从地球上消失了一样,常山开始坐卧不宁,他总有一种不祥的感觉,感觉要发生点什么事。第三天,常山依旧和周叔在早点铺忙得不可开交,这时过来五六个人,他们都带着墨镜,各个人手中都有一节两尺来长的棍棒,而且棍棒都是一样粗细,涂着色的漆。他们气势汹汹的走过来,问常山:“你叫常山吗?”常山点点头。“好,打的就是你!”着一棍子闷过来,常山下意识的一躲,那人扑了个空,他有些恼羞成怒,大叫一声:“你还躲呢!今天我看你往那躲!兄弟们,先揍他,再砸店!”几个人哄一下全都围过来,一阵乱棒,常山躲闪不及,头上,背上,胳膊上,腿上,到处都被棍棒光顾过了,常山忍着剧痛大声问:“你们凭什么打人,我什么时候招惹过你们?”有个人边打边:“你也不撒泡尿照照,你算个什么东西!你还想攀人家女儿,人家是女儿白天鹅,你连个癞蛤蟆都算不上,你不找打是干什么?”常山明白了,这是陈总找来的人,他也明白了容容这几天没照面的原因,一定是陈总把她关起来了,她想出都出不来,唉,自己挨打是活该,但是不该让周叔一家受连累呀。

想到这,他捂着头上鲜血直涌的伤口,:“要打打我一个就够了,跟他们店没关系,我只是一个打工的--------”话还没完,一棍又打在后脑勺上,常山感觉头上一阵剧痛,便昏了过去。常山醒来,发现自己躺在医院里,手上还插着盐水的针管,许姨坐在傍边打瞌睡,常山很快就回忆起被打时的景,自己一定是被打昏了,然后是许姨他们送自己到医院来的,那周叔呢,他不会也受伤吧,如果他有什么三长两短的,自己真太对不起他们了。常山想爬起来,看看周叔在哪,可是刚一动身浑身上下的伤就痛得他大叫一声:“哎呦!”许姨被常山的叫声惊醒了,她腾一下站起来,惊问:“怎么了?怎么了?”常山忍住疼痛,笑笑:“没事,我没事。

”喘了一口气,常山问许姨:“周叔呢?他没事吧?”许姨:“他没事,在家呢,一会要来看你的,”“没事就好,都怪我不好,连累了你们,对不起,对不起。”常山。“什么对得起,对不起的,大家认识一场总不能见死不救吧,你不要放在心上,不管哪个人他在你这干活,他被人打得要死,你都要救的,不救还是人吗?你是不是?”许姨轻描淡写地。常山摇摇头:“不一定,就你们俩是好人,我遇到好人了,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们这样善良的。”许姨:“先别话了,你昏迷一整天了,饿不饿啊?”听许姨自己昏迷一整天,常山吃了一惊,但他明白了一点,就是容容爸对自己一定恨之入骨,要不也不会派人把自己往死里打,自己与容容再也没有可能在一起,孩子当然也不会留的,这样也好,迟痛不如早痛,长痛不如短痛,也许对容容还好一些,她还可以有更美好的未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