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天擦黑时,常山回到离开了二十多天的海市,容容爸妈在一个饭店里定下饭菜来为宝贝女儿洗尘,容容说:“爸,让常山和阿宝跟我们一起吃吧,他们一路照顾我,都辛苦了。”容容还不敢在她爸面前提一丁点与常山的关系,她知道她爸是决不会答应的,这事现在必须瞒着爸妈,虽然他们都是农村人,但也许正是农村人才看不起农村人,因为他们太了解农村人了。这事还得才从长计议。这也是与常山路上商量好的,要阿宝保密的事。容容爹看在女儿的面子同意常山与阿宝一起进ru一个高级饭店。

正常情况下,容容爹是不会带着民工进这样等级饭店的,他怕那些民工狼吞虎咽的样子丢了他的人。于是常山和阿宝跟着沾了点光,再确切点说是阿宝沾了常山的光,常山沾了容容的光。他们五人进了饭店朝楼上走时,趁爹娘不注意,容容捏了一把常山的胳膊,常山侧过头对容容挤挤眼,两人会意地笑了笑,阿宝看他们那动作也笑了笑。这时正赶上楼梯转弯,容容娘回头看他们各个都在抿着嘴笑,就问:“你几个笑什么,说给我听听。”容容忙收住笑,一脸正经地说:“没笑什么!”容容妈说:“鬼丫头,肯定有什么瞒着你爸和我,还不说,看回家不给我交代清楚!”容容见她娘起了疑心,就撒谎说:“刚才我看见有个服务员的背后有人画了一只乌龟,我指给他们看,他们一看,所以都笑了。

”因为这样的事在饭店里发生也是可以理解的,有钱的人别说让那些服务员背上画只乌龟,就是更不堪的事发生也不足为奇。所以,容容撒谎,她妈就信以为真了。容容妈好奇地问:“在哪里?我也看看。”容容说:“下去了,看不见了。”妈指着容容的鼻子骂道:“你肯定又在骗我,小丫头片子,你从来都没个正经!”他们都大笑起来,容容爸也微微笑了一下。他们进了包间,容容爸点了一大桌菜,几乎所有的菜常山和阿宝都不知道用什么原料做的,尽管他们在家种过菜。

在阿宝眼里这似乎就是天堂,豪华的装修,满桌的山珍海味,还有小姐在一边专门倒酒,就是玉皇大帝也只不过这样吧。还是城里好,什么都好。阿宝心中不禁感慨。虽然有很多菜,但是很多都不合常山和阿宝的胃口,而且也拘谨得很,不好伸长了筷子。常山倒希望早点结束这尴尬的饭局。吃了饭,果盘上来了,看见那红彤彤的西瓜,阿宝一时忘记了其他人的存在,伸手就拿了一块塞进嘴里。容容爸皱皱眉头,放下要吃水果的叉子。常山看在眼里,急忙示意不要用手,要用叉子。

阿宝明白过来,忙吞下西瓜,在衣服上擦擦手,看容容爸那沉下去的脸,阿宝不敢再吃。坐在那也不动了。容容爸这才拿起叉子,捡了一边远离阿宝手抓过的地方,叉起一块芒果塞进嘴里。要走了,阿宝的工作还没提呢,常山就瞅准了一个机会,低声对容容说:“阿宝的工作安排没有,你问问吧。”容容望着爸爸说:“爸,阿宝的工作安排好了吗?”容容爸似乎有些不耐烦地说:“明天才说吧,我想想。”出了饭店门,容容爸对常山说:“常山,你先带阿宝到你那去吧,我们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