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喊常山的当然是许姨,这时是半夜三点。常山揉揉惺忪的眼睛急忙回答道:“好,我知道了,就下去了。”常山下楼,看见周叔又在和面,常山说:“周叔,你还和啥面呀?”周叔说:“先洗洗手,洗洗脸,我今天就教你。”常山答应着,洗脸刷牙去了。常山再过来时,周叔开始了他的说道:“这和面是有讲究的,先把酵头面用水泡开,等酵头发了,就倒在大盆里,然后放粉,再加水,一点一点加,边加边和,等面都拌到水了,抓在手里能捏成团时,就不要加了,这时你要下力多和,和得要均匀,一大盆面大概要和半个小时,这是力气活,以后可就归你了。

等面发酵了,再兑碱水再和,这次也不能时间太短,要把碱完全揉进去,更要均匀,而且面粉揉得时间越长,面皮越劲道,无论你做包子面皮擀多薄也不会破,而且入口时不会粘牙,口感特别好。”常山说:“和面还有这么大讲究呢,我以前在人家吃包子皮要不就老厚,要不碱一块一块的,吃到嘴里还有些粘牙,看来我得跟你老人家好好学习学习喽。”许姨见常山虚心想学,也想卖弄以下自己的本事,她也打开了话匣子,说:“和面有讲究,不假,但是包子馅的讲究更大,首先你要选料子,选什么样的牛肉,选什么样的蔬菜配料,各兑加多少,放多少作料,那都难把握的,以后我慢慢教你,常山,你要把我们这包子手艺学到了,包准你一辈子不愁吃喝。

”常山想起昨天许姨放馅在冰箱里的样子,就问:“许姨,人家做包子把馅搅一大盆,你怎么一小盆一小盆的?”许姨笑了,说:“你小子蛮细心的,告诉你吧,这也是区别,馅子剁好了,不能一下就倒在一个盆里,那样时间一长几样菜的味道都消磨掉了,到时候牛肉不是牛肉味,白菜不是白菜味,芹菜不是芹菜味,全混在一起了。我可不是这样的,我把每样菜都单放,而且放在冰箱中时都用保鲜袋封起来,保证决不会串味,要包时才跟它们搅在一起,包了就蒸,保证各个菜在包子里还保持原滋原味的。

常山说:“哦,这里面也有这么大学问呢,不过像你们这么认真做早点的人可没有什么,他们只图赚钱,哪管什么好吃不好吃,哄人呗,哄一个是一个,哄不到人时就改行,改一段时间再回头做早点,谁晓得他以前做的早点没人吃呢!”周叔说:“就是我们太较真了,人累得要死,也不比人家挣钱多,我现在老了,过一天算一天,也不想什么发展了,要不我的包子敢拿到人民大会堂作宣传去。”他们三人边说边做,很快作好了一些包子,天已有些蒙蒙亮了,周叔说:“常山,你端一屉包子跟我到店里去吧,可以起火烧了。

”常山就端着包子跟在周叔后面,来到店里,周叔点着了火,不一会儿,常山就闻到包子的香味,确实很好闻,常山有些直咽口水。终于包子熟了,趁客人还不多,周叔夹了一个包子递给常山说:“你先尝尝吧。”常山高高兴兴地接过包子,一口咬下去,哇,世上还有这么好吃的包子吗?真正的薄皮大馅牛肉包子,皮虽薄但劲道十足,馅呢,浓烈的牛肉味调和着芹菜的清香大白菜的柔滑,那味道真是天上难寻,人间罕有,有生以来常山还是第一次吃到这么好的包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