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容容给她爹达了电话,说村里人陈同宝也要去跟他。容容他爹欣然地答应了,还说本村人来多少要多少,这样就可以少要一些外面的人,外面的人这次可把他整死了。容容说那事还没处理好吗,他爹说差不多了,不用你操心。还说你疯也疯过了,也该回来了吧,你妈挺想你的。容容说快了,再过几天就回去。常山在一边听着,他微笑点头,阿宝的事情有着落了,也可以对阿宝说了,这几天因为秀秀家的事忙得没工夫让容容打电话,好不容易空闲下来,就急着催容容。

容容放下电话,一把搂住常山,嗲声嗲气地嘴对着常山的脸说:“常山,我帮你的事办好了,你怎么感谢我啊?”容容的嘴几乎贴着常山的嘴,常山也能嗅到容容特有的口气,但是,这种口气却不像秀秀的口气会激起他某种生理上的冲动,常山清晰地感受到这种微妙的区别。但他还是努力保持愉快的口气对容容说:“你说呢?你想干什么?”容容说:“我不说,我说了多没意思,就看你的哦!”常山明白容容想干什么,但他还是故意的说:“我不明白。”谁知这下激恼了容容,她一把推开常山,说:“滚,滚,你这笨蛋,我不想看见你。

”说着拔开常山就往外走,常山从背后一把抱住容容的腰,说:“别走啊,我逗你的,这都不明白,还大学生呢?我怎么舍得你走呢?小笨蛋!”看常山那温柔的眼睛,容容的心充满了甜蜜,她就势也抱住常山,揪住常山的耳朵,说:“你敢骂我小笨蛋,你才小笨蛋呢,女孩子的心思你都不明白,人家好意思说啊?”常山的手往容容的衣服里伸去,轻轻的抚摩着容容的双rǔ,容容很快就受不住了,主动去脱常山的衣服------然后,容容酥软在常山的身下--------大汗淋漓之后,容容幸福的躺在常山怀中,而常山的心里却想着秀秀现在在干什么呢?她是否还在对着她娘的照片流泪,流得满脸是泪呢?他真的放心不下。

容容突然幽幽问:“常山,你说我俩将来可能在一起吗?”常山说:“你咋突然想起这事,我还没想过这个问题。”容容说:“你现在就想想吧。”常山想了一会说:“恐怕很难,我确实配不上你,首先你家庭好,人又漂亮,最关键的是,你是一个人见人羡慕的女大学生,而我,一没钱,二没权,三没长相,当然最关键的还是我的学历太低,只有男大学生找一个初中毕业的女孩子,还没有一个女大学生嫁一个只有初中水平的男人。我看我俩恐怕没什么前途。”容容说:“我何尝不知道呢,可我就是喜欢你,大学里那么多男生追我,我都没有感觉,可我一见到你,就找到了感觉,我自己都奇怪,我怎么会喜欢你呢,也许我本来就是山里孩子吧,喜欢你的纯朴,喜欢你的山野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