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他们终于玩累了,就光脚坐在水边的沙滩上,大山的浓阴为他们提供一份宜人的清凉,容容望着周围美丽的山景,那山,那树,那水,那人,无不令人神往,令人陶醉。这远隔城市,远隔现代文明的乌烟瘴气,远隔现代人际的勾心斗角的世外桃源一样美的山村,这与大地贴得最近与生命本真贴得最近的生活,无不勾起容容心中那久藏于心的追求宁静纯洁生活的素,她真想抛开一切,什么大学生身份,什么万贯家产,统统都见鬼去吧,只要常山愿意,她愿意就在这河边,这山边,盖一间茅屋——她与常山的茅屋,他们在里面生活,在里面生儿育女,过一种最原始的生活。

容容神游在自己的理想中,嘴边不禁浮起一丝甜蜜幸福的微笑,她双手枕头躺下,蔚蓝的天幕中几朵白云悠悠地飘着,她的心也想像这白云自由,无牵无挂的飘荡。但是,常山是她的牵挂,要飘他们要一起飘才好。容容望望常山挺直宽厚的背,她的手禁不住伸过去抚摩,她的心被一种甜蜜的柔所充溢,深的手指不禁有些颤抖。常山不动,他的心也在剧烈的跳动,许久没有一个女孩这么柔的抚慰,他那颗男人的心有些焦渴,他渴望女人的爱,渴望女人的抚摩,渴望女人的热吻,更渴望女人柔软的怀抱。

他终于控制不住,一下侧下身来,伏在容容身上,疯狂的亲吻着容容,就像他曾经疯狂的吻着秀秀。容容也紧紧的楼着常山,报以更热烈的激。常山渐渐有些控制不住自己,他感觉自己的身体已经膨胀得没有意志,他开始去扯开容容的衣服。容容不再动,她似乎在等待那一刻的到来。突然,常山停下来了,他的神志似乎一下回来,他坐起来,嘴里连不迭地:“对不起,对不起,我是畜生,我该打!”着给自己的脸连连几个巴掌。容容顾不得整理衣服,一下楼住常山的后背,:“常山,我不怪你,我喜欢你,我爱你,只要你要我,我就给你,心甘愿的给你,没事的,即使你以后不要我,我也不会怪你今天的行为。

我爱你,爱你,你知道吗,我爱你好久了,只要你要我,我就跟你结婚,我什么都不要了,我要跟你结婚,答应我吧!常山!”常山抱着头,摇摇,:“容容,我俩不合适,我怎么配得上你呢?”容容扳过常山的脸,盯着常山的眼睛,:“看着我常山,我我爱你,我不管什么阻力,我要和你在一起,谁也不能把我们分开。”着将常山的手拉到自己敞开的怀中,放在自己从未对任何人开放的乳房上,常山想拉回手去,但是容容紧紧地拉着,看着容容那娇羞的脸,那润的诱人的双唇,那充满深的眼睛,那两朵丰满溢着无限神往的双rǔ,常山妥协了,他觉得一个男人能有一个女人这么爱自己,还要求什么呢?就是为她死都是值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