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秀秀的哭声与哀求并没有使老天爷回心转意,他最终还是无的带走了她娘。救护车还没到县医院,秀秀娘便停止了呼吸。第二天一早,秀秀娘的尸体被送了回来,与此同时,警车呼啸着刺耳的笛声开进了村。开始对铁二进行大规模的搜捕。傍晚便找到了躲在山里的铁二。那天铁二自知杀了人,内心充满了恐惧。他十六岁就开始帮他爹杀猪,几年下来也杀了几十头,有一定的经验还有惊人的力气,他深深的知道自己那一刀的力度,除非有奇迹发生,否则,秀秀娘必死。

秀秀娘一死,秀秀家肯定会报警,他们对我铁二已恨之入骨,不可能不报警。那样警察很快就会来抓我,我肯定会被枪毙。枪毙?太可怕,自己像一个被索网吊起来的野猪一样,面对着锋利的刀子却无法躲避,只有极度恐惧等着那一刀捅进自己的心脏,然后刀一抽,鲜血喷流,血流完了,才慢慢死去。自己也会被铁镣锁着,拉到刑场,跪在地上,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只有惊恐的等待那从背后呼啸而至的子弹穿透自己的脑袋,然后脑浆崩出-------想到这些,铁二浑身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自己死了就算了,但是苦了自己的爹娘,他们把自己拉扯大不容易,自己还没为他们进一点孝心就这样死去,太对不起他们了。悔不该自己一条路走到黑,非迷上一个不爱自己的女人,现在,毁了自己,也毁了秀秀,我真死有余辜。罪有应得。与其被逮住枪毙,慢慢地等死,不如现在就一刀结果了自己,这样倒省了不少事。省得秀秀恨我恨得不得安宁,省得爹娘再为我担惊受怕。铁二坐在山头想了一夜,天亮时,他听到警车“呜呜呜”的进了村,他知道自己已已走到了生命的尽头。

他跪下,冲着村子连磕了几个头,泪流满面地:“爹娘,原谅你不肖的的儿子,我不能为你们送终了,你们不要为我伤心,忘掉我吧!爹娘,来世我当牛做马再报答你们吧!”他已泣不成声了,“秀秀,我对不起你呀,我现在就以死来向你赔罪,希望你能原谅我,那样,我也可以安心了。秀秀,我爱你,为什么你不爱我呀?为什么?老天爷!”铁二仰面对天大声质问,然后,拿起那陪伴他许多年的匕首,对准自己的心脏,用尽全身的力气捅了下去,一阵剧痛过后,他便飞向另一个世界去了,带着他自私的爱,他无奈的怨恨,他迟到的悔悟,他那青春充满力量的灵魂。

警察找到铁二的尸体,他跪着倒在地上,身体扭曲成一团,像母亲子宫中婴儿,扳开看他的脸,泪痕还在,嘴角扭曲,但看不出是死时的痛苦,只是一种平静的自然表现。警察们找来担架,试图将铁二平放,但无论如何也扳不平,只好就那样盖上白布,抬了下来。铁二娘听别人警察找到了她儿子,她起初还不相信,她想儿子有时间跑远的,怎么可能这么快找到。当铁二娘看见警察抬下来的儿子,她心中已有一种锥心的的不祥感。她发疯似地冲上去,看见真是儿子,而且早已死去,她“哇”地的哭了一声,然后,昏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