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刚吃了早饭,容容就来了,她好象不记得昨晚的事一样,连蹦带跳的进门来,见到常山,就笑嘻嘻地:“常山哥,我记得前面山过去有一条沙河,今天我们去玩吧,看能不能捉些鱼呢,那中午可就有鱼汤喝了!”常山一听,忍不住笑了,:“鱼就那么好捉,那还轮到你去捉,那不早绝种了。”“那要怎么捉?”容容急切地问。“那些河鲫鱼鬼精得很,非要有电瓶才可以的。”常山。容容:“那我们白天我们先看看才吧,看好了,晚上借个电瓶才去呗。

”常山想反正也没事,就去吧,在家也憋闷,于是就:“好吧。”常山娘:“你们去玩可要回来早点,中午容容就在我家吃饭吧。”容容:“好啊,那麻烦大娘了。”常山娘:“麻烦啥,在你那边还不是你和你爹照应着常山,要不哪有那么好事给他做呢。”他们就往沙河方向走,时值六月,天气已经很热了,山里虽然凉快得多,但走一会还是会热的。他们走了一会,容容就找一个比较凉快的山边树下坐着,不走了,她用手作扇子往脸上扇着风,:“热死了,歇会儿吧,我们来玩的,又不是赶路的,这么急干嘛呀?”常山坐下,:“也是,这么急干嘛!”着拿出带来的苹果递给容容,“吃一个吧。

”容容伸手去接苹果,正碰上常山的含笑的眼神,她的心一阵惊颤,她急忙收回眼光,慌忙低头去咬苹果,她竟忘记了问苹果洗了没有,要在平时她可从不吃带皮的苹果。容容掩饰着内心的慌乱,低头肯着苹果,好象今天的苹果特别好吃一样。吃完后,她抹抹嘴唇,然后手托下巴,眼睛长久地望着眼前那高高低低的山,苍翠的山松送来阵阵凉风,拂起容容额头的头发,她似乎在极力思索着什么,眉头皱得紧紧的,脸上显出少有的庄重。常山看容容若有所思的样子,也不好先开口什么,他们就这么沉默的坐着。

过了许久,容容站起来:“好了,我们走吧。”常山也站起,他们再往前走了一会,沙河就到了。莽莽苍苍的大沙河,横亘在群山峻岭之中,澄澈清浅的河水似一条水带环绕在山间,宽广的沙滩,取之不尽的金色的细纱平坦的向远方延伸,直到遥远的看不见的沙河弯曲处,它从哪里来,再伸向何方而止,不得而知,总之,沙河是这几百里群山的灵魂,没有这沙河,山也就失去了灵气。女孩子生来就喜欢水,无怪乎连贾宝玉都女人水做的呢。!容容见到水那更是惊喜得夸张,她一下就摔掉凉鞋,欢呼着跳进水里,还“呀呀”的大叫:“太好了!这水太好了!”水大概只有一尺多深,深处也不过到大腿,水清澈见底,身着彩纹的河鲫鱼在趾间腿间穿梭,许多次容容心翼翼的伸手去捉,然后煞有其事地猛地双手捧起,口中还大叫:“常山!看我逮到了一只!”常山只是在水边笑,也不去看,容容又大叫:“常山,你快来看哪!”常山笑着:“你要能捉到河鲫鱼,我生吃给你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