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常山重又见到分别了三个月故乡的山水,他还是第一次这么长时间的离开家乡,本来他以为他会激动会兴奋,会高兴地冲着群山峻岭大呼:“我回来了!回来了!”但是当汽车停在村边时,他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山还那山,水还是那水,人呢,自己心爱的女人呢?那令他自尊受辱,心灵受伤,而始终又无法忘怀的秀秀现在如何呢?又能如何呢?自己有勇气再见她吗?常山心中不止一次的问自己。曾经无数次内心妥协,委曲求全,在现实面前却不是一下就可以做出来的,常山不愿意去见秀秀,至少暂时不会。

将容容安排到她二叔家,常山对容容说:“我回家了,有事你找我。”容容点点头,说:“你可不许乱跑,到时我找不到你,那你的工作可没做好哦。”常山说:“你放心,我随叫随到。”常山回到家,娘见儿子回来了,高兴得不得了,对着儿子左看右看,说:“儿子,你瘦了。”常山说:“娘,我很好,在那工作既清闲又舒服,工资还不低呢。”“那还不是你四舅照顾你,赶明我杀只鸡,你叫容容到我家吃顿饭吧。”娘说。“好,明天我对容容说。”常山说。“只是……..”娘吞吞吐吐,欲言又止。

常山看出娘有话要说,就说:“娘,你有什么话就说吧,别吞吞吐吐的,你这样,我着急呀。”“是秀秀,那天她娘来了,问你什么回来,问你还喜不喜欢秀秀,要喜欢,你给句话。我想给你打电话问问呢,你说这几天你要回来,我在电话就没说了。不知你咋想的?”“她娘这样说的?”“是这样说的,前一阵子,秀秀出事了,后来就和铁二退婚了,里面事情很多,我也搞不明白。”常山说:“秀秀出事了,出啥事了?”“我也不太清楚,只是说从山上摔下来了,住了几天院,现在该好了吧。

”娘说。常山感觉自己的心在疼,秀秀居然会从山上摔下,她怎么会呢,她一个从小山里长大的女孩怎么会轻易从山上摔下呢,这里面一定有什么事情。常山站起身对娘说:“我去看看秀秀。”娘说:“看看也好,你们好好说说话,有什么疙瘩不能解开呢!”常山刚要出门,容容一脚跨进了门,说:“常山,我二叔今晚叫你去吃晚饭,走吧?”看见常山娘出来,容容忙叫:“大娘。”常山娘说:“是容容吧,长这么大了,以前走时还是个小姑娘呢,一眨眼长成大姑娘了,还越长越俊了,要在其他地方见到,打死我我也不敢认哪!”容容说:“大娘,以前我和常山哥他们后面放风筝,人家都说我像个假小子的,我也以为我是个男孩呢,没想到一长大就又变回来。

”常山和他娘都笑了,常山说:“容容,你先去,我一会就到。”娘说:“常山,这叫什么话,容容才来,就叫人家走,多没礼数,你也不急这一时,来,容容,进来,喝点茶。”常山只好讪笑着,回头进了屋。容容一直在常山家坐着,聊天喝茶,直到二叔的儿子小福来叫,她才和常山一起到她二叔家吃饭。吃饭时容容故意喝了不少酒,喝完后又说头晕,要常山陪她出去逛逛解解酒,常山不好推迟,只好与容容出了村,在山边一片平坦的草地上坐着,容容扶着常山的手臂慢慢坐下,她说:“还是山村生活美,你看天上星星都这么多,空气又这么新鲜,周围那么安静,你听青蛙在叫啊,真美!真美!”常山说:“是很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