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正当秀秀与铁二闹退婚的时候,常山与容容的关系却发生了微妙的变化。容容天天有事没事的找常山,已严重地影响到值班室的工作,张和一个人值班的次数越来越多,他早就心生不满,他跟黄士达反映:“常山经常外出,擅离职守,我一个人值班太辛苦了。”黄士达:“常山是与陈总经理的千金出去的,我能什么,搞不好常山将来得了势,我还不是跟你倒霉,再了,这公司是人家陈家的,我们都是给人家打工的,人家要常山去,常山敢不去吗?”张和:“那也不能让我做两个人的事领一个人工资吧,起码得有点奖励呀。

”“奖励呀?怎么,常山天天出公差,你加了班,这也不好摆明了不是,上上下下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大家都心知肚明的事,了反而无理无据,到时还惹某些人不高兴,你就是了,也不会有人给你发奖金,它干什么,你就忍忍吧,不定常山以后发达了,到时随便拉你一把,那比什么都强。”黄士达。张和承认黄士达得有道理,但是心里还是不平衡。转眼到了容容放暑假的时候,容容缠着她爸要回老家看看,好几年没回去了,有点想。本来容容爸答应一家人一块回去,给祖宗们上上坟,祭祭祖,也好顺便风光一下,但是,有一个工程出了事,一个农民工因为安全帽质量差,被掉下来的砖头砸死了,电视,报纸纷纷谴责建筑商不顾人的生命安全,赚昧良心钱,容容爸因此事而焦头烂额,那里还有什么心思回家祭祖风光。

但是容容执意要回去,她爸妈没办法只好答应让常山陪着容容回趟家。一听容容要他陪着回家,常山心中多少还有一些不愿意,他还没有治好自己心中的伤,还没有想好要不要回家,但是陈总已经找常山谈了,要他出工差旅游,要负责容容来回的安全,出什么事我可饶不了你。常山没有其他选择,他也没有权利选择,身为公司员工不服从领导安排还行?容容如愿以尝的坐上的回家的火车,她欢快的绪终于有些感染了常山,想到明天就能见到他朝思暮想的秀秀,常山也渐渐快乐起来,他在想秀秀现在怎样呢?是不是天天盼着他回来,如果秀秀还爱他,那么他就原谅秀秀,他们重归于好,再也不分开,他再也不愿意忍受感痛苦的折磨,他们好好过日子,将来生一个或两个孩子,他白天干点农活,晚上去沙河电鱼,还可以上山砍树卖,秀秀喂两头猪,一群鸡鸭,不管白天怎样忙,只要晚上能看着,楼着秀秀,那什么疲劳都没有了。

常山望着火车外飞奔向后跑去的楼房,树木,他美美地想,不知不觉困意袭来,他趴在桌前睡着了。他感觉好象秀秀的手在轻轻,轻轻的抚摩着他的脸,他的头发,他幸福极了。睡了大约半个时,常山的胳膊被自己的头压的生疼,他醒了过来,刚睁开眼就看见容容在含脉脉的看着他,手还在抚摩他的脸,他一惊。站起来,慌慌张张的,吞吞吐吐的:“我,我,下厕所去。”在厕所里常山回忆起刚才容容看他的景,那眼神,那抚摩的手指不都像秀秀刚与自己恋爱时一样吗,那是对自己郎才有的表,怎么会是容容看我呢,莫不是她喜欢我?常山摇摇头,怎么会呢,容容人家是大学生,家里又有钱有势怎么看上我一个初中毕业的打工仔呢!不可能!自己太多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