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秀秀娘听说秀秀出事了,她急忙忙赶来,见秀秀刚动过手术,头发零乱,头上脸上都是伤,她心疼坏了,想自己一辈子就这么一个女儿,现在居然被人糟蹋成这个样子,她怎么受得了,她一下冲到铁二面前,对着铁二的脸“啪啪”就两个巴掌,口中边大骂:“你个畜生,先害得我家秀秀怀孕,现在又害她流产,下回你还不害死她呀,说什么我也不会把女儿嫁给你这个畜生,你走,走远远的,我再也不想看见你了!”铁二委屈地张嘴想解释什么,被气恼的要发疯的秀秀娘一个劲的推倒门外去,然后啪地关上门,秀秀娘回过来一把抱住秀秀:“我苦命的女儿啊,你的命咋这么苦啊!”秀秀也泪如雨下,过了一会,娘说:“秀秀,你说你还喜欢常山吗?你要喜欢,娘帮你想办法。

”秀秀说:“我不配他呀!”娘说:“那你还喜欢他是吧?那好,一切我做主,明天就与铁二退婚,他们那一家人,我还真不放心把你嫁去,现在趁这个机会退了更好。”秀秀说:“退婚还算便宜他了,本来我还打算害他们家破人亡呢,叫他们还害人!”娘说:“算了吧,我们这样的人害别人自己心里也难过,不象其他坏心眼的人,害别人,自己不受良心责罚,人和人是不一样的,我们一家都是本分的人家,如果那样天天想着害人,到头来肯定先把自己也害了。

听娘的话,放下那个心思,我找常山好好谈谈,说不定他还会娶你,到时候满天的乌云不都散了吗!”娘的话似乎又勾起秀秀对未来美好生活的向往,对常山无尽的思念,她还可以再拥有那美好幸福的生活吗?秀秀心存疑惧,但是,此刻得到母亲的支持,她多少又看到了一丝希望,犹如一棵发芽的种子在黑暗中生长,现在终于看到了一点光亮,它找到了生存下去的可能,但是谁又知道那光亮代表着生存还是死亡呢?种子不知道,秀秀更不知道。只有前进才会知道。

三天后,秀秀出院了,铁二娘和爹一起提着补品来看秀秀,被秀秀娘给哄了出去,梗直善良的女人如果发起火来,就是火车来了也敢去撞的,秀秀娘就是这种人,为了女儿,她还怕得罪铁二一家人吗?何况他们不仁在先呢?铁二就去央求姑姑去说合,但是当姑姑厚着脸皮,提心掉胆的来到秀秀家时,秀秀娘的气已消了,她心平气和地铁二姑姑说:“我们算算帐吧,铁二家财礼钱四千,加上给秀秀买的首饰钱合在一起大概六千,铁二强jiān秀秀,使她怀孕,后来又害他流产,造成秀秀受那么多苦,本来告他坐牢都可以,我想还是算了,我们私了,我们两家婚事吹了算了,谁也不找谁,从此我们两家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走我的独木桥,井水不犯河水。

”铁二姑姑说:“秀秀已是铁二的人了,你就成全他们吧,流产也不能全怪铁二一个人。况且他们家都准备好了要接秀秀进门,他们也会好好对秀秀的,这点我可以给你打包票,以后他们对秀秀不好,你可以找我,我可以......”没等铁二姑姑说完,秀秀娘站起来,把铁二姑姑带来的东西往手里一塞,说:“你别说了,我们家秀秀就是嫁不出去,我养她一辈子,我决不回把秀秀嫁到他家的,你说多了也无用。”铁二姑姑一见秀秀娘那铁青的脸,知道再说下去,搞不好自己也下不了台,还是走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