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常山睡了两天,他依然无法再面对秀秀,他想起以前容容爹要自己跟他到建筑工地去打工,他因为恋着秀秀推说自己不服水土,没去。容容爹说:“你什么时候来都行,反正我那工地常年招人。”临走还丢了一个电话号码。此时的常山感觉自己似乎走投无路,抓到一根救命稻草一样,他翻箱倒柜地找那电话号码。在一个抽屉的一角,他找到了,随即拿起电话,拨通了容容爹的手机。容容爹很高兴,大声地说:“你来吧,我保证你一个月800块钱工资。”第三天,天还没亮,常山便背起背包,他要去搭早晨第一辆出山的客车。

常山强忍着自己的眼睛不望秀秀家,他的心满被浓云笼罩,又被雨水打湿,他没有痛的感觉,只有灰蒙蒙的悲伤。他头也不抬地往前走,娘明白儿子的心情,尽管她并不知道儿子与秀秀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她问常山,常山也不说,还说他和秀秀从来都没有一点关系,常山娘不相信,她凭着作娘的直觉知道儿子正在承受生平第一次最大的痛苦,他两天都不大吃饭,整天把自己关在家里,不说一句话。以前快乐的无忧无虑的儿子如今变成什么样子了,娘心里着急,但口里也不唠叨,她知道一个男人要长大成熟就必须能够承受一些打击和磨练。

儿子昨天说要出去打工,她心中虽有不舍,但并没有阻止,他知道儿子心中痛苦,虽然常山他爹在外,儿子也要走了,家里只剩自己一人,但是她还是欣然答应了,她不想让儿子对她有任何心理负担,她知道儿子不会轻易作出这样决定的,也许这是儿子最好的办法。常山走出村,上了公路,对娘说:“你回去吧。”娘说:“我看你上了车才回去。”常山说:“你要注意身体,别那么劳累。”娘说:“我知道,到外面写信回来,别让娘担心,你也要注意身体,做不下来就回来,要想家也回来,家里也不是没日子过。

”常山口里说着我知道了,但心里说:“我回来干吗,秀秀都跟了别人,我回来不是找伤心吗?”想到秀秀,常山的心想针扎一样痛,他把脸绷得紧紧的,努力不让娘看出他的伤感。车来了,常山上了汽车,从车窗向外对娘说:“娘,你回去吧。”娘说:“你到外面好好的,别与别人闹矛盾,想家就回来,别苦了自己。”车开了,常山对娘招招手,示意她回去。常山收回目光,看看车子里的人,人不是太多,现在不是打工高峰,车子比较闲。常山又将目光往窗外看,太阳还没有出来,群山环绕,山雾缭绕,一望无际,看着山上黑压压的树木,常山心中又不由得一动,在山上,他和秀秀有多少热情的拥抱甜蜜的接吻,秀秀那柔柔的富有性感的身子,那甜甜的小嘴,那轻柔的多情的手指,那温情的话语,此时此刻,那些无疑都变成无数的刀子,想一点刀子割一下,想一点割一下,常山的心痛得无法承受,他真恨不能一下从窗里跳下,摔下悬崖,粉身碎骨,这样他就不会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