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容容那一夜都在生气,她气常山不陪她看电影,结果被人占了便宜,还闹一肚子火。她自己都感到莫名其妙,她怎么会为一个一文不名的打工仔生气呢,他有他的自由,我有什么权利要求他呢。但是常山的影子好象很小的时候就在容容的记忆了,那个叫声最高,跑的最快,风筝放得最高的小英雄一样的男孩似乎一直都在她的记忆里,而且,现在在容容面前的是一个健壮,豪爽,阳光的,浑身充满男子汉阳刚之气的成熟的男孩,这比学校那些白面书生一样而且各个色色的男生强多了,常山的出现好象更勾起容容内心对山村,田园,大自然的向往,她觉得到那里生活,正是生命本真的需求。

容容也许就是就像那个男生说的不正常。容容一夜想了很多,她不断的警告自己,别有其他非分之想,而且自己确实也不该生常山的气,明天还是别去见他了,见多了对谁都没有好处。但是,吃了早饭之后,她又开始反悔了,呆在家里干嘛呢,看电视,多无聊,看书,都腻死了,干嘛呢?容容的脚不知不觉的走出了房间,出了家门,莫名其妙地又走到常山的值班室。也是莫名其妙,容容见到常山一个人悠闲的看电视,她突然气不打一出来,她快步走进值班室,一下按掉电视机开关,对常山大叫:“好啊你呀,我昨晚等你去看电影,你却临时叫张和陪我去,你什么意思啊?你不想去你早说啊,害得我电影没看成,还被人骂,你到底怎么想的你呀?这么害人!”常山被容容一骂,反而也感到自己确实有不对的地方,常山忙说:“对不起,对不起,我的错,我的错,你要打要罚,随你,我保证不说一个‘不’字”容容说:“好,常山哥,这可是你说的,别动啊!”说着举起拳头对着常山的胸bu就一拳,常山故意“啊”地应声倒地,不过他没有倒,只是一个趔趄,容容吓一跳,但她马上明白常山是装的,又来打,常山急忙闪躲,容容到处追,但一直都没追上,即使是很小房间,常山矫健的身影也是灵活自如的。

容容追累了,大叫:“常山,你站住,再不站住我就生气了。”常山立马站住了,说:“我不躲了,你也别打了,这叫别人看着不好看,我们又不是小孩子。”容容说:“不打可以,那你晚上陪我逛街吃饭。”常山说:“行啊。”容容说:“这次你再要再变化,小心我……..”不过小心什么呢,容容也没词,她确实不知道自己有什么方法可以惩治得了常山,不过是口头的要挟罢了。傍晚六点,容容打电话要常山在他家门口等她。常山就骑着自行车来到容容家,容容很快就登登地来了,现在也才初夏,容容就穿了一件极短的连衣裙,脚上穿着细高跟淡粉红色鞋,身上还有一股浓艳的香水味,那个香水味很好闻,而且百闻不厌,常山看见容容那充满现代都市气息的打扮,笑了一下,说:“容容,看不出,你还蛮会赶时髦呢!”容容说:“漂亮吗?”常山说:“漂亮!”“你说漂亮就好,今晚我就请你吃饭;要不然,你就别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