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秀秀把自己关在屋里,扑倒在床上,用枕头堵住嘴痛哭,她怕哭出声会引起妈妈的怀疑。泪水湿透了枕巾。她的心更是像被冬雨浇透了一样,冰凉。她该怎么办,告诉常山她的童贞已被铁二这个畜生夺去,常山那火暴的脾气还不把铁二杀了,到时,常山要挨枪子,那不是要毁了常山吗!不能,决不能如实告诉常山;自己还能像以前那样对常山,忘掉庖磺校偷币磺卸济环⑸茄吞圆黄鸪I搅耍庵制燮切阈隳岩宰龅降模幌不段弊埃燮K衷谧詈蠡诘氖牵裁醋约阂岢郑裁床话炎约涸缭绲母I健S屑复纬I娇刂撇蛔∫阈悖阈愣冀吡χ浦沽耍氚炎詈米蠲赖某跻沽粼谛禄橹梗上衷冢?秀秀越想越觉得对不起常山。

突然一个可怕的念头出现在秀秀脑中,离开常山,与其一辈子愧疚,一辈子欺骗隐瞒,不如及早离开常山,这样,也许常山会找到更好的女孩,自己也不会一辈子都活得那样累。想到这里,秀秀的泪水又如泉涌了,她多么爱常山,他那青春俊美,棱角分明的脸,那有力的双手,那跺地有声的双脚,那热热的疯狂的嘴唇,那......常山的一切已像烙铁一样烙在脑中,烙在她心上。她怎么舍得放弃呢,她不能!秀秀一夜未眠,她的泪水流干了,眼睛干涩红肿,早晨,娘喊她吃饭,她说身体不舒服,不想吃。

娘说咋了,生病了?还伸手去摸秀秀的头烧不烧。秀秀把脸侧到里面,说:“没事,一会就好了,你忙去吧。”娘说:“是不是和常山吵架了,年轻人吵点架没关系,结了婚就少吵了,还好一些呢。”一听常山的名字,秀秀又禁不住难过,她强忍住哭声,说:“妈,你出去吧,我要睡一会。”娘就出去了,一会,又有人进来了,而且一屁股坐在秀秀身边,板过秀秀的脸的说:“小懒猫,还睡呢,太阳都晒屁股了。”不用说,这是常山,秀秀不出声,也不睁眼,说:“常山,别闹,我要睡觉,你走吧。

”常山也用手摸摸秀秀的头,说:“不发烧啊,没病吧?要不起来找医生看看?”秀秀说:“我没病,你走吧,我要睡觉。”秀秀再次下达逐客令,常山不高兴了,说:“你怎么啦?怎么净赶我走,到底发生什么事了,你以前可不是这样子的,今天到底怎么啦?”秀秀不出声,常山温柔地摸着秀秀的脸,秀秀又闻到常山口中那熟悉的口气,那无数次亲吻她时刻在感觉细胞中的口气,那曾激起她回吻热情的口气,可这一切似乎马上就不属于她了。泪水再次溢出,并迅速流下,流到常山的手中。

常山有些不知所措了,急急地说:“秀秀,秀秀到底怎么啦,你说话呀,是不是我不好,我惹你生气了,我哪不好,你告诉我,我改,你叫我怎样我就怎样,你别哭啊,你哭得我心里好难受,马上我也要哭了,你别哭,我求求你,别哭了,啊?”秀秀一下坐起来,趴在常山怀里大哭,开怀地大哭,似乎要把她所受的委屈都哭出来,常山不知该怎么安慰这样痛苦的秀秀,他干着急,没有任何办法,只是用一只手轻轻地抚摩着秀秀的头发,用另一只手为秀秀擦眼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