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疯狂》

晚上,容容真打电话来找常山陪她看电影,常山实在不想再到容容学校去,人家都是大学生,我一个初中毕业的打工仔到那里去不是自讨没趣吗,我有什么资格坐在那大学的电影院呢?但是容容邀请又不好回绝,常山就和张和说了自己的想法,张和说:“你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多少人想都想不到呢!”常山说:“那你去吧,我真不想去。 ”张和说:“我倒是想去,但人家容容也得愿意才好啊。

”常山说:“那我给你打个电话,我就说今晚临时我有事去不了,你去看吧。”常山是个直肠子人,他想张和想去就让他去吧,自己确实不愿意去,况且,张和为自己值班不知值多少,今晚趁此机替他值一下班,也是应该的。于是,他就拨通了容容的手机,说:“容容,我今晚有事,不能去了,叫张和陪你去吧,大家都认识的,一样的。”容容一听气坏了,说:“你不来拉倒,我那么稀罕你啊,我不需要你指派谁来,我男朋友多的是,不需要你操那份闲心!”说着不等常山再说话,就挂掉了电话,常山举着电话,半天才反应过来,自言自语地说:“不就看一场电影吗,至于生那么大气吗?女孩子真猜不透。

”张和听见容容生气的声音,知道自己没有机会到大学里看电影,不过他也不生气,常山不也没去成吗,这让他多少有些快感,就说:“常山,我知道你是好人,为了感谢你,今天下班我请你喝酒去,怎么样?”常山想反正晚上也没事,就说:“去就去,几天没去喝酒,还真有些想了呢。”下午六点,下了班,常山和张和回到宿舍换了衣服,一起到街上的大排挡走去,张和叫了三个菜一个汤,一箱子啤酒,两人你一瓶我一瓶的喝了起来,喝到第三瓶时张和说:“我酒量小,你多喝点吧。

”常山说:“好,看我的。”喝酒时,人总是容易想起伤心事,常山想着自己种种不愉快的事,想借酒把它咽下去,让自己快乐一点,但是,借酒浇愁愁更愁,这样常山喝了喝了七瓶,他的话也就多了起来,他醉话连篇地说:“张和,我跟你说,我痛苦啊,我喜欢一个女孩,她不跟我睡觉,却跟别人张睡觉,你说,这不是打我脸吗?啊?我常山就再窝囊也不能要她,是不是?我可不想一辈子戴绿帽子,啊?你说我做的对不对?”张和说:“对,对,但是你还是喜欢她,你忘不掉她,对吧?”“我是忘不掉她,我怎么这么贱呢!我,我,我真想抽自己几巴掌!”常山说着抡起手就抽自己,引来周围许多好奇的目光。

张和看别人那异样的眼光盯着自己这边,忙一把抓住常山的手,说:“别打了,人家看笑话呢,来,喝酒,一醉解千愁,来,喝!”那晚,常山是怎么回去的,他不记得了,他只记得晚上做了个梦,梦见自己楼着秀秀,轻轻地吻着她,然后,慢慢脱掉秀秀的衣服,他们忘情的拥抱,最后交融在一起,秀秀还流了一滩血,常山自己心里说:谁说秀秀跟了铁二,她不是完好无缺吗?。